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八月 2014

什么?被水枪凌虐过的人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我们呆若木鸡面面相觑,不断地吞咽着口水,喉结一上一下的,仿佛是工地里的打椿机突突突突突突的。对了!既然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那么为什么不见到活着的太阳呢?就这么办!我们相视一笑,紧握拳头朝着彼此用力地点了点头。(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动作特写啊摔!)

马上就要写这篇激动人心的日志了,实在忍不住要用一首七言绝句来个高大上的开场什么的……雨后的周末呀呼,天蓝得惨不忍睹,摇摇晃晃南麂岛,碧溢(长音)池上撒排骨(滚蛋!)……咦?妈妈!为什么很远很远的沙滩上有一群什么东西在干什么呀?(上下文已死……还有,给我好好问问题啊!)站在高岗上的妈妈用手指把外眼角使劲地拉到太阳穴定睛看了十三秒,一颗大豆的汗珠从眉心划到了人中。妈妈伸出舌头一舔,眼珠骨碌碌一转,忽然尖叫道:哎呀呀啰咿吱儿喂哟!(失语症山歌教吗!)这这这……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第八届排骨精日嘛!是啊!妈妈,您说得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第八届排骨精日呀!(智障醒醒!)

还在玩日式Gal Game吗?还在陶醉于会眨眼做表情的立绘吗?还在靠Eroge撸管吗?起来吧,不要做奴隶的人们!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时间到了!你还在张望个鬼!快跟着我进来吧!(进来就出不去了什么的你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