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七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再见,三十年

再见,三十年

有一点混混沌沌,有一点手足无措。是的,仿佛只是年少时的一刻低头,却在抬头时,穿过了整个三十年的光阴。心中骤然忐忑,似乎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却也依然这么被推着,前进着,不知不觉,将那些无法完全回忆起的三十年,将那些早已泛黄的场景,将那些已经不在的人,将那个永远回不来的童年远远地抛在了身后,沉到了海底。

穿梭在人群中,看着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那些并肩同行的,那些擦肩而过的。谢谢,谢谢这三十年里的每一个过客,让我欢笑,让我哭泣,让我迷茫,让我成长。三十年里,每一个人都在努力活着,有些努力挣扎在现实的泥沼,有些则努力离梦想更近一些。既然不会因为死亡,而放弃生命,那又怎会因为结果,而放弃过程。

选择自己的道路,选择未知的旅程,两侧的美景目不暇接地掠过,在阳光的照射下,时而和煦,时而晃眼……看了三十年,听了三十年,感受了三十年,也许是该留下些什么了……不想晒自己所拥有的,不想转人家的心灵鸡汤,而是想用自己的手创造出一些东西来。于是我更加多地提笔画一些画,写一些曲子,和这个世界交流着,告诉这个世界我活着,我看着,我听着,我回应着!

一切都将照旧,日子还是匆匆流逝着,新的三十年也许也会很快过隙,但总有一些东西能真正永恒。从现在的轻声细语,到未来的大声宣言,最后汇成一句一句的呐喊和怒吼,告诉这个世界,我依然活着,我依然看着,我依然听着,我更强烈地回应着!

用梦想的音符谱成生命的乐章,奏响在新的三十年里,这是和自己的约定,也是和未来的约定。再见了,今天。再见了,三十岁的我。再见了,不变的梦想。

00:00/00:00
♬ Someone by Lucy Spraggan from Join The Club

妖都寻禽

妖都寻禽

蓝天卷云白,暖风吹屁屁,在这样暖洋洋看不见PM2.5的夏天,迈上列车瞄准妖都,吱吱拉开寻禽的大幕。不过由于预估问题不足,3DS的电量被七个半小时的车程早早杀完,只好听手机里的库存专辑,屁股略疼,晚上抵达中转站深圳的时候,眼镜居然也爆裂了,马萨卡……那个东西尾行而来了吗……没错!就是他!威马逊!(什么东西!)

一、装逼惯犯在行动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一定不会对「到了妖都不去红专厂的话就得过着一辈子靠泡菊花茶为生的生活」这句俗语感到陌生(没有这样的俗语!)……兜了一圈,发现果然是又红又专,装逼指数已经到了把逼贴在你脸上的地步,直逼帝都798把逼罩住整颗头的境地!不过虽然逼格挺高,但是也有接地气的一面,屌丝土著什么的都还是可以装得起,毕竟看不懂吴震寰的国画的话,还是可以选择以色列艺术家Aharon Gluska的Imagined Landscape,你不需要欣赏这些画作的艺术价值,只需要对他一笔一笔勾勒出的演示地貌表示惊叹就够了,虽然最后工作人员实在看不下去我们在里面吹空调的实质以休馆为由把我们赶出去了……

下午去了广东省博物馆,顺便看了一下珠江新城,发现比起博物馆、大剧院和图书馆这三件男用自慰器,以电视塔、东西塔为首的女用自慰器群在珠江新城更加显得气势磅礴,难怪会把妖都称为是世界三大女系势力之一啊(不要若无其事地说着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好吗!)……博物馆本身倒是没多大意思,毕竟岭南文化并无太多可看的,不过相比之下,临时展区的甲午海祭、北美原住民文化展和意大利伊特鲁里亚文明展都十分值得大快朵颐,吸口水(警察!就是这个人!)……

二、吃货没有智商

晚上和禽兽们碰了面,于是吃货之旅彻底没了回头路。先不提第一晚那个吸引了全餐厅目光的火烧鱼,光是第二天三小时的早茶就已经让人感动到痛哭流涕。每当凤爪黏在嘴巴里的时候,我都能听到味蕾们的尖叫,他们跳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舞蹈,唱着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歌,他们掀起了人浪,把凤爪、烧卖、肠粉、茜饺徐徐送了下去,紧接着就是一阵无法抵挡的胃痉挛,或许是太过于美味,以至于全身的器官都无法相信这世间还有这种食物的存在。就是在这一刻,他们第一次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吸收它们,消化它们,升华灵魂,Level Up。眼眶已经湿润,我拼命的眨眼,不让眼泪流下来。是的,不能那么懦弱,就让我在心里哭泣吧,彻夜哭泣。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什么表情,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内心,已经哭晕在厕所里久久不能自己。这时,马桶里溅起一阵阵的波澜,水花浇在四壁激荡着、翻滚着,仿佛是在给这个心灵深处的场景拼凑出一曲最澎湃高昂的BGM(泥垢!)……

也许是吃的太厉害,脑补供养不足,因此在玩密室的时候,大家的智商都有些捉鸡。但事实是我们看着湿胸被店员大姐姐拷上手铐脚铐发出一阵阵娇嗔,实在不想破坏气氛把他救出来(不要找借口!而且你为什么脸红!)……都说了应该玩聂小倩的,小八这颗老鼠屎总是掉链子,聂小倩那么漂亮你都怕,还能不能和贞子同学好好的玩过家家了!

三、淘碟的禽兽们

是禽兽群的聚会,自然少不了淘碟的行程,虽然我早已觉得这之间已经没啥联系了……然而群里的奆奆都是龘龘级别的,不但听的完全不认识,而且一看下来就是50+一张的……自己在一旁默默淘了一会儿突然才想起来完全不知道想要淘什么……最终倒是对三张琉球民谣和一张复古J-Pop略有兴趣,问了价格一张只要15元,最后大湿胸砍到了50元4张……可是为什么那么便宜却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幽桑,仿佛我不买的话估计在之后的一百年内也没人买的节奏,洒逼戏捏……还是说,就像美式恐怖片里那种二手店里淘来的娃娃那样破旧到眼珠都掉了然后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床头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最后眨了眨空洞的眼睛之类的好可怕!(你才可怕!断下句子能死吗!)

话说这次还要感谢禽兽们的接风洗尘和陪玩,而且妖都众个个都好奶撕!群主大湿胸就不用说了,毕竟那颗小光头架在将近190公分的身体上太像一只狮子把鬃毛全部剃光了!(这是什么比喻!)果然是传说中的九头身美少年什么的吗好有威严啊!……喵叔和夏侯绝对是四娃转世,有他俩在你还怕冷场?嘴唇与眉毛齐飞,头发共长天一色(完全不恰当!)……不过没想到天堂鸟同学也是话匣子停不下来的类型啊完全看不出来……总之呢,只要听大家谈天说地就已经很开心了……说到喵叔,不得不提他的令人叹为观止凌波微步,不过凌波微步是在水里的那么就姑且叫做大碎步吧,我们坐了两站公交都拼不过他的步伐不禁让人怀疑到底是不是已经达到了音速,照这样的加速度下去,有朝一日定能超越光速穿越时空,恐龙灭绝之谜湿胸绝顶之谜什么的就交给喵叔吧,嗯……平时在微博互动算多的熊叔真颜居然像极了我的台湾同学佩玲,亲切感加了50,可惜第二天在狂刷纪念碑谷导致存在感下降了50= =……球记的记忆点在第一晚之后已经被刷新为鱼汤可以配一碗饭的喵食狂人了,简直不把我浙江喵食小达人放在眼里,汪汪!(喂喂,请好好翻回第一页看看自己的人物设定再说话!)……某人在聚会前偷偷跟我说娜姐高冷,不过发现完全不会嘛,虽然很快能掐起来什么的,不过变形金刚奶罩型雨伞还是很帅的样子……小A作为群里最小的禽兽之一果然细皮嫩肉,笑点低到跟老人们完全没有代沟真的是值得表扬的好孩纸,虽然我依然觉得少奶杀手绝对是他没跑了噗……可是话说回来,夏侯和小A是同一年的谁会相信啊!夏侯绝对是81年的骗不了我,就算推荐我记忆之神的女儿们也没用!……哦对了,马沙和我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以致我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到底是什么神秘的力量给那个传说中的小清新搭配了这丰满的胡渣和凌乱的发型!……至于小八嘛,大湿胸说他每次都会出状况,所以迷路迟到一个小时什么的也就不想多提了……

四、再见妖都再见威马逊

虽然跟威马逊一同来到妖都,不过毕竟变成了屁眼的形状,跑得比我快也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眼看着它一溜烟逃到了海南,这次就先放过它。不过你给老子记着!下次不要再让老子遇见你!要是再让老子看到……嗯哼哼哼哼哼哼呕……

起驾!回宫!……我了个擦动车票只有无座的了!

P.S.最后是禽兽们的合照和一首十分应景的粤语歌,虽然好像歌曲的情绪不太对,但是……我就喜欢放这首你咬我啊?


第一天(点击大图)


第二天·表(点击大图)


第二天·里(点击大图)

00:00/00:00
♬ 哭泣在厕所里 by 朱咪咪 from 今天的我

深暗恐惧

深暗恐惧

一直挺喜欢Fran Krause的网络漫画系列Deep Dark Fears。他在汤不热上公开征集网友心中最害怕的事情,并把它们画出来。呆萌的清新笔墨和致郁的内容,散发出别样的寒意,也吸引了一大批品尝萌点到了饕餮级别的拥趸。

之前很多人都转过他的这个系列,这里再搬运一些今年的吧……如果你心中对某事也有深深的恐惧和执念,欢迎到Deep Dark Fears系列的专属汤不热Submit给他,没准哪天就会被画出来!


我的卧室有一面镜子。我总担心在我睡觉的时候,镜子里的我会坐起来,看着我……


我有时会拎着大包小包的,所以不喜欢地铁里的转闸。我担心某一天我会被卡在里面,然后高峰时间的人群会硬从我身边冲过去,就像搅拌机一样……


每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我都会特别缓慢地睁开眼睛。这样一来,万一有什么东西在我的房间里,就可以有时间藏起来……


死亡就是一个剧院,里面坐满了你认识的人。他们实时看着你的人生回放,听着你每一刻的想法被大声地念出来……


我总担心有人推着手推运货车从我身后跑过时,手推车的锋利边缘会削掉我的跟腱……


每当我跟别人打招呼却得不到回应时,我总担心自己是不是其实已经死了,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如果有人跟我一起睡在屋子里,我有时会忍不住打开灯,确认他们的脸是否还在……


我反复做一个噩梦,梦里我觉得手背出了什么问题。当我看到我的手背时,发现毛孔大得出奇,还一阵阵地发痒。我一看,原来里面都是脏东西和虫子。当我醒来之后,手背恢复了正常,但是发痒的感觉一直都在……


在我小时候,我知道如果我非常快地转身,就会来到另一个次元,看起来一模一样,但是假的。如果我再转一次,就能够回去。但是我忘记了我转了几次了……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担心如果我死了,就会变成别人梦中的一个路人。有时我也觉得,我梦里的陌生人,都是那些死后无处可去的人……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