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二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冬日楠溪江

冬日楠溪江

排骨精浙南分舵众人纷纷不给力,便便和鳗鱼分别奔赴三亚和马来西亚过冬,贴哥只能抽出一天来,姨妈被母姨妈拐走,大屁临时放了一只硕大的鸽子,老大这种鸽子王更是不用奢望,于是对于只剩下我的脑残卫两辆车子满载了十个人转战楠溪江什么的,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总体来说,楠溪江的古村落什么的,确实没啥特别值得一去的,芙蓉、埭头、丽水街什么的,虽然古是古得比较到位,但处处是脏乱差的缩影。与其说是去看看永嘉的古村落,倒还不如纯粹地去游山玩水一番。楠溪江的地盘也算是幅员辽阔(……),风景秀美,虽然之前和SHE们去过了狮子岩和石桅岩,但是这一次去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坑爹啊!尼玛要不要这么萧条啊!虽然我也知道是冬天阴雨的关系,但是落魄到只能开展打水漂这么无聊的活动是怎么个节奏啊!

……

咳咳,住的地方勉强合格,附送了一张磕了八碜的麻将桌,晚上的活动也在这边看新版笑傲江湖那边麻将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草草收场。不过,期间的八卦,也着实让人有了“不愧是老排骨了啊”的这种感叹。各自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但是似乎都不是那么太顺利啊……恍然想想,岁月紧推慢推的,也把这群人逼到三十这个关口。然后该怎么活,似乎谁也都没有想好,只知道走着走着,这一步总归是会跨过去的,是啊,就像一辈子一样,总归是会跨过去的。嗯?有一点点微妙的不对劲是怎么回事……

至于吃嘛,重头戏全都放在了岭上人家的烤全羊,结果嫌这次的行程还不够赶上投胎速度的朱朱同学必须要在下午赶飞机!一路狂飙到我家小白吐血,半路油灯亮起而附近唯一的加油站车满为患,岩头镇又遭遇超级大塞车,等过了岩头,又不得不在村边儿第一次小白的处女黑油,紧跟着是路上的颠簸无数……我家小白本身就不堪重负载着五个大活人,还被刮底盘数次……这简直是血泪的控诉啊!赶你妹的飞机,不然这次就是泡温泉这种暖洋洋的活动了么!

……可是,烤全羊真的很好吃!

再见!(……)


排骨精浙南分舵古村落合影,请无视边上的NPC……

孤单跨年

孤单跨年

除夕的夜,安静得能听见灯光闪烁的声音,窗外阵阵光亮透过窗帘将自己的身子打在雪白的墙壁,又瞬间消失了,竖起耳朵,却什么也听不见。盯着前方,一边啃着批萨,一边托着咬合到酸疼的腮帮,在这样的夜,听起来似乎免不了有一丝悲凉。

桌边摆着一份春节值班表:初一休息,初二值班,初三值班,初四休息,初五休息,初六上班,初七上班,初八休息,初九开始继续上班……

遥想众人开会时低垂着脑袋,嘴里一群草泥马不断狂奔,稍有探头就被BOSS们群起而剿杀的景象,顿感眼前冬日萧瑟,廖无生气。

是啊,这是一个萧瑟的除夕,这是一个萧瑟的冬天。

这是一个湿润到如同前戏不断般的冬天,水气源源不断,每一个日子都好像能拧出水来。即便如此,我们依然依偎在阴冷的屋檐,捕捉着阳光偶然划过雨天的痕迹,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反反复复,直到分离。

那是漫长的一天里的一场漫长的分离,却如白驹过隙,一刹就再也不见了。

那天之后,雨便停了。空气里开始充满了干涩的味道,凛冽的寒风无情地撕裂嘴唇和指背,正负电极肆意在指间撒泼,阳光洒在热气腾腾的城市上空,掀起一阵灰霾。突然,脑子里依稀记得,仿佛就在昨天的,那个潮湿的冬天,滂沱的大雨,偶尔的阳光,不太干净的硬板床,和火热的拥吻。

阳光和阴雨,渐渐颠倒,搅拌着回忆,酿出沉沉的思念。

……

明年,会不会又是一个湿润的冬天?

静候,下一场燃烧。


年夜饭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