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二月 2013

排骨精浙南分舵众人纷纷不给力,便便和鳗鱼分别奔赴三亚和马来西亚过冬,贴哥只能抽出一天来,姨妈被母姨妈拐走,大屁临时放了一只硕大的鸽子,老大这种鸽子王更是不用奢望,于是对于只剩下我的脑残卫两辆车子满载了十个人转战楠溪江什么的,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除夕的夜,安静得能听见灯光闪烁的声音,窗外阵阵光亮透过窗帘将自己的身子打在雪白的墙壁,又瞬间消失了,竖起耳朵,却什么也听不见。盯着前方,一边啃着批萨,一边托着咬合到酸疼的腮帮,在这样的夜,听起来似乎免不了有一丝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