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七月 2012

放晴了两天之后,腐国迅速回归阴雨,偶见阳光共寒风一色,以至于早晨出门都可以看见吊带与风雪衣齐飞的错乱场景。由于得了London Media Center的便宜,入手了内存90胖子的Oyster交通卡,无双模式开启,于是开始漫无目的游荡于伦敦的地铁洞中承接各种支线任务。

三天前的北京,下了一场据说是六十一年一遇的大暴雨,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一坨蛋蛋的诅咒即将排山倒海而来,至于是哪个蛋蛋,谁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记得那天,我拖着行李箱,站在石景山地铁站门口,一边看着如同开膛破肚般倾泻的暴雨,一边感受着首都人民惨绝人寰的热情。这是近乎法海般的热情。

人的存在真的可以超脱于现实世界么?我们真的可以抛弃一切情感,仅仅凭借客观的“存在”和生命中也许只是擦肩而过的人相处么?也许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