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二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斧头豆腐脑

斧头豆腐脑

锵锵锵!首先送上喵年贺图!

不好意思,我取这个题目只是想证明,在电台做妓者做久了会取不来标题的……

我吧,其实就想说说新年快乐什么的,结果啪一下就已经到元宵了,那就只好顺便再祝各位元宵快乐了。

接下来,应该是倒叙的时候了……那么话说等熬到春节长假的时候,我逐渐发现本人的海马体齿状回明显已经客满了。也不知道哪些该死的记忆占着茅坑不拉屎,害得近期的工作只能在门口拿号排队,时不时还被寒风刮跑,于是,经常被领导关照是免不了的……不过还好,春节很适时地来问候我老人家了。

春节向来挺无聊的,自从长大之后。但是,二逼属性不断升级的我还是执意要观赏一个叫做“春晚”的广告大展播,然后被无数火星的段子矫情来矫情去,就像坐在推开波浪的小船儿,泛起一阵一阵的恶心,最后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安然入睡。

大家都说初一不出门,所以我们全家人就屁颠颠奔赴福建了……让我们跳过车上度过的旅途和初四初五欢乐的值班时间,最后的两天假期,我献给了亲爱的鸭鸭同学。没错,我又去了一趟宁波。

一走出客运中心,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气氛弥漫在了身边。客运中心,由于进出了无数次,以至于丧失了对本人任何的感官刺激。但是这一次,由于一些形态上的变化,倒是让人高潮迭起。但是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少快感(那是假高潮)。

我更喜欢以前的清净,就像以前的鄞州,现在的大猪家。

大猪江北的房子入住了,我很很很喜欢那个地方。宽阔干净的马路,没有什么车辆经过,两边是足够数量的绿色氧气供应源和一个个安静的花园式小区。奥林80的建筑风格不错,看上去有点档次,据说当时的报价也不高,性价比是温州这些动辄3、4万的贫民窟所不能比拟的。希望几年之后,这里不要变得同样嘈杂……

那是冬日里一个难得的大晴天,没有什么风,于是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大猪家的阳台上充充电、补补钙、聊聊天,一坐就是两个小时……

宁波开始渐渐在脑海的洗刷下褪色了,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总是会在心里烙印下什么的,但是这些印记却无法跟上城市飞快前行的位移。于是,每一次新的收获,都叠加在曾经的记忆上,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剪影,不知道哪个该留下,哪个该忘记。

但是我还是喜欢这座城市的,单纯只是这座城市而已。现在各个中心道路都在修建地铁和轻轨线路了,估计几年后,就只能以一个观光者的身份来宁波转转了吧……

临走的时候,和鸭鸭、苹果、神婆吃了顿饭,又逛了新的和义大道,转了半天,兜里响叮当的我们只能咬咬牙买了DQ装逼,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匆匆离去,就如同春节的假期的匆匆离去……这一个圆飞快地旋转,但却甩不掉曾经的影子。说话间,还是会把同事说成同学,会把办公室说成教室;梦里面,同事们都坐在了课堂上,和以前的同学一起,所有的人都混杂到了一起,但却很热闹、很温暖、很怀念。

继续上班了,这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即使举步维艰,也要勇敢地踏出去。我很开心,因为所有身边的人,都会在梦里变成我的同学,陪我一起留在那个永远不再的学生时代。

……

抱歉,文章的走向很不受本人控制,看上去豆腐脑已经登场,但是斧头却没有出现。但是大家要有“动脑筋爷爷”搬的好奇心啊,想想看豆腐脑怎么会登场呢?……没错,正是因为被斧头劈过了呀!

点题成功!撒花!放屁!擤鼻涕!

阿七的7PM

阿七的7PM

阿七说,最近老是想往外跑。妈妈扇了阿七一个耳光,围上肚兜对阿七吼道,还不快给老娘去做番茄炒蛋!阿七说,哦。

阿七开始做番茄炒蛋。阿七喜欢做番茄炒蛋。阿七自己可以一次做三份番茄炒蛋。

阿七今天打了三个鸡蛋,每一个鸡蛋里都有一个蛋黄。今天又没有双黄蛋啊,阿七叹了一口气。

阿七吃完了晚饭,把自己反锁在了厕所里。阿七在厕所里打了一个巨响的屁。阿七咕咕咕地笑了。

阿七突然又哭了。阿七还没有那么伤心的哭过,豆大的眼泪就像一帘幽梦摇摆。我先回家了,妈妈在外面喊了一声,砰的把门关上了。阿七一边哭一边说,哦。

阿七一个人坐在马桶上。阿七手里抱着母母。母母是一只鸡,平时喜欢吃荷兰猪肉。母母每天能下一个鸡蛋,所以阿七每三天能做一份番茄炒蛋。阿七很喜欢母母。

阿七抱着母母站了起来。阿七把母母塞进马桶里冲走了。母母在挣扎的时候下了两个鸡蛋。阿七从马桶里捞起两个鸡蛋,咕咕咕地笑了。

阿七用牙齿撬开了两瓶RRR。阿七喜欢喝酒。阿七一次能喝一打RRR。

阿七喝了一口RRR。阿七大喊道,啊啊啊!

阿七一边喝着RRR,一边坐在床上。阿七现在又对着鬼鬼哭了。鬼鬼是一只毛绒小熊,游乐场里抓来的。鬼鬼很白,但是眼珠子黑得像宇宙。

阿七哭着说,鬼鬼你为什么不说话。鬼鬼没有回答阿七。阿七哭着说,鬼鬼你不说话是不是因为你没有嘴巴。鬼鬼还是没有回答阿七。阿七抱着鬼鬼哭得说不出话来。

阿七把鬼鬼剪掉了。

阿七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咕咕咕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