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十一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真实和虚幻

真实和虚幻

这个月看了两部片子——2012和District 9。说话之前,先给出西方评论界和普罗大众的评分数据:

评分网站:2012 VS D-9
IMDB用户评分: 6.4 VS 8.4
Yahoo! Movies影评人评分:C VS A-
Yahoo! Movies用户评分:B VS B+
Rotten Tomato影评人评分: 25% VS 89%
Rotten Tomato用户评分:37% VS 90%
Metacritic影评人评分:49 VS 80
Metacritic用户评分:5.9 VS 7.9

20091129_2012

几个月前,在看2012预告片的时候,就觉得主角光环太耀眼了……结果到电影院看完,发现主角光环的闪亮已经达到一个境界,以至于NPC们不得不戴上墨镜。不过要知道,在世界末日山崩地裂人们纷纷逃亡的时刻,戴着墨镜等于提早报废回厂,所以,除了主角家人,剩下的NPC就这么一一为了主角去送死了,包括美国总统……

其实这部片子估计大家基本都看过了,没看过的话,还是要去看一下的,毕竟导演Roland Emmerich曾经导出过Independence Day这样的经典影片。另外,这部片子的声光特效在目前的条件下的确可以给出很高的分数。但是每次出现上面提到的主角光环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想笑……这不是惊险刺激,这是矫揉造作……这个感觉,在看完D-9之后更加明显。

另外,对于2012还想说的一点,就是里面的中国元素。业界的评论在电影放映之前就已经呈现出很有趣的趋势——先是媒体报道说里面中国是世界的“诺亚方舟”所在地,对拯救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让老左们开始飘飘然,开始享受所谓的“强国待遇”;之后,又有老右们开始叫嚣电影刻意给中国擦鞋这样的言论……其实看完电影就会知道,影片根本没有吹捧中国。“诺亚方舟”选址在中国一是因为喜马拉雅山的海拔,二是因为中国是“世界工厂”,甚至电影里还有几处会让老左们吐血的场景,当然,它们在大陆上映前已经被悄悄地删掉了。看老左和老右们拼命为电影戴一顶莫须有的帽子,然后为之互掐真是很好笑。

20091129_d9

不好意思跑题了,再来讲讲D-9吧。对比剧情,有人可能会觉得2012更加真实,但是看完D-9,也许你会改观。倒也不是因为D-9采用了半纪录片的拍摄方式,而是影片所反映的种族纷争和男主角在强势、弱势群体之间所面临的选择及遭遇,比起2012的主角光环更为真实——因为你可以在D-9的世界里苟且活下来,但是在2012里,你只能做可怜的送死NPC,永远也无法像主角一样光芒万丈……

其实几个月前,就已经看过D-9,当时完全是冲着制片人Peter Jackson的名字去的,但是影片最后男主角手握一枝金属花凝望镜头时给人带来的震撼,直到现在仍然挥之不去。电影院里呈现的这一幕,第二次撞击了我的心灵。有人说,影片的情节为续集作了铺垫,但是,我认为这已经是电影最完美的结局了。正是这一点悬念,这一份遗憾,才能给人带去更多的思考,才让这部片子到达一个登峰造极的境界。我始终认为,电影存在的意义绝对不仅仅是一份娱乐大餐那么简单。

所以,两部电影总结起来,一部是看似真实的虚幻,一部是看似虚幻的真实,哪一个更能打动人心见仁见智。但是我相信很快,2012就会消失在我的脑海。

20091129_pa

最后,虽然万圣节的时候我已经吐槽过了,但是我还是想再吐一下Paranormal Activity。这部两年前的微成本影片在两年后突然席卷北美票房一是因为Steven Spielberg的强力推荐,另外就是Hype——也就是所谓的炒作——其实这两个原因是差不多的。要说这类实拍型的恐怖片,Cloverfield和Rec都比PA强过一百倍……PA的两主角演技又差,剧情又嗜睡,真不晓得被吓到的人胆子是怎么长的。硬要说的话,也就新版的结局有那么一点恐怖。不过要我花一个半小时感受最后两分钟的恐怖,那还是省省吧。

吐槽完毕,洗洗睡。

双刀火鸡历险记

双刀火鸡历险记

20091126

我发现,今天的厕所特别奇怪,马桶显得特别大,最偶噶戏的是马桶里面……居然是一锅巨大的红烧肉……肥美的三层肉鲜翠欲滴,上面还堆满了看起来很顺畅的“黄金菠萝糕”,他们就像像宝塔一样高高地满出了马桶……是谁那么恶趣味啊……是应该赶紧冲掉吧!不过……就这样冲掉真的没问题吗?会、会塞住吧……那么就冲掉吧!哗啦啦啦啦!第一次冲水只能勉强把那一锅红烧肉冲下去,便便山还是堆在马桶里不肯下去,于是又冲了一次水,马桶才稍微变干净了一些……

这时候,房子剧烈摇晃起来了……靠,不是地震吧……突然间整个人都站不稳了,于是惊呼“地震咯!地震咯!”可是家里人简直像小脑被人切除了一样无视这样剧烈的摇晃。我眼前被震出佛光了,他们还跟没事儿似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平衡性巨好,且没人理我,于是我只好硬拽着老妈躲着头上掉落的沥灰往楼下跑……跑到楼下,发现整幢房子都在崩裂中,碎石子不断往下掉……这时,《死神来了》里的预视感突然袭来,眼看着房子就这么哗啦一下子塌掉了……里面还有好多人啊!

不过等了一会儿,结果还是没塌……一切都跟没事一样了……只是,房子都崩裂了,还能住人么?我应该不会告诉人家这是那锅红烧肉和便便山引起的……但是,到底是谁搞的恶趣味东东,请跟我坦白一下吧……

对了,我先声明我可不是双刀火鸡,所以以上不是我的历险。

说到双刀火鸡,她也只是感恩节的食物而已,她所谓的历险记,其实就是从口到眼的一整套过程,当然,有一部分被消化吸收了。不管怎么说,各位在感恩节第一个感恩的应该是火鸡。

就像她所唱的那样:“情与义,值千金,上刀山,地狱去,有何憾。为知心,牺牲有何憾,为娇娃,甘心剖寸心。”

为人民服务!向鸡姐学习!

据说今天就是传说中的感恩节,于是在最后顺便感谢一下所有我认识并且认识我的人吧。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是一条直线,我们彼此也不会只有一个交点。很多很多人,在某个时间,也许是过客,模糊彼此交错了……但是过了很久,却又不期而遇,于是当时那段模糊的交点,又突然清晰起来。没错,我的记忆脑细胞有千千万万,每一颗都吸饱了每一个身边的人,虽然沉在深处,但却永远不会消失,一旦号角吹响,该吐出来的一概不留!

嗯,为什么说感谢是“顺便”的呢?因为感恩不是这篇日志的重点,我也不想跟风煽情,谁能帮我把那诡异的梦解了才是正事儿!你说呢?

脾气

脾气

20091120
(图文无关?)

好吧,首先,由于我恪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人生信条,所以我应该先坦白下我思考的目的,那就是我很无聊……至于我思考的是什么问题……那就是——脾气为什么叫脾气而不叫肝气。

靠着生活在另一位面的自己的镜像远程协助,一个声音飘荡到了我的招风耳边:“脾属土,土主万物之杂气,泛称‘脾气’!脾气既杂,有好又有坏,就不奇怪了。”

很好,原来脾同学属土啊,那不知道肝同学是属什么的,应该不是属兔子的(摸下巴沉思状)……

问题总是简单的,答案看起来也是有些许二百多五十,但是思考者也还不是为了“我居然被菊爆了,到底凶手是谁呢?”这一个无比脑残的问题思考了数百年吗?所以,我们思考问题,要由表及里,深入浅出。那么何不来剖析一下,看起来脾气好像很好的人,是否真的脾气很好?

自己小的时候,会因为搭积木不成功,大发脾气,又哭又闹,把眼前的半成品或量产失败型全部推倒。当然这里说的推到,只是单纯推到,不是对待小萝莉那样的推倒,毕竟我没有太深的恋物情结……嗯,话说回来,这个时候,就是我脾气最坏的时候,如果非要给这个“最坏”加上一个限制,那应该是“有生以来”……为此,我敢用三只手指头发誓。不过也许该用更准确的说法,是的,这俗称“没耐心”。

那么为什么会发脾气呢?除了脾同学自身呼吸作用产生CO2、吸烟以及自我燃烧之外,外界原因可以总结如下:

第一,对物理位移越小的人,自己的脾气就越大。首先,别用“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来形容我,因为我是可以亵玩的。其次,就算脾气很大,也永远无法超越咆哮教马教主。如果谁甘愿接受马教主的抽打,那么,除去亲人,我们彼此的物理位移有为负的可能性……目前为止,这样的人物并不多,不过别想多了,我并无征集之意……

第二,掌控能力越大,脾气就越大。举大学班里的例子来说吧,我这么个多数时候柔软的人,也在编排话剧的时候爆过两次。生命啊,在创意灵感到来的一刹那,就会变得像装满了尿液闪闪发亮的膀胱,迫切要把里面的东西排泄出来。可是班级里人多口杂,这会儿缺一个,那会儿又缺一个,畜力久了,怒槽就爆了。怒槽爆了的结果,也就是回寝室睡觉了。不学人家,暴走了一阵之后蔫儿了,我是连高潮的部分都睡过去了。过了半小时,电话打来说人终于齐了。为了让高潮延续,我说我要睡觉……不过,还能睡得着么?过了就是过了,况且身边也没有蓝色小药丸。于是起床屁颠颠过去投降了……两次情况差不多,都算是大学在班里脾气最差的时候了……现在想想,其实如果我没有指使人的权利,就不会出现不听我指挥的情况,没有不听我指挥的情况,我也就不会闲得蛋疼发那个脾气了,哦不对,那样我反而会闲很多,但至少不会闲得蛋疼。

第三,事情越多,脾气越大。谁不是这样呢?三座大山那时候,老百姓的脸色一定不好。老右们会说,脸色不好不是因为脾气不好,而是因为吃不饱穿不暖,脾气还是好的。其实这个观点是错的,他们不是脾气好,是脾气不好也没用,也许还会有嗝屁儿的危险,于是还不如堵着。脾气一堵,影响了血液循环,脸色就不好了。那时候人们的脸是蜡黄蜡黄的,就是因为血液都纠结在脾里消化脾气去了。不是么?现在几座大山?大山是没了,沙包倒是不少,不痛不痒,缺着实有些重量,如果它们是豆沙包,大家也就能随时轻减不少,还能飘飘然飞升了。可惜,沙包不是豆沙包,也不能用来做豆沙包。

最后一个问题,脾气满了怎么办?一个结果是爆了,要么自爆,要么他爆。不过上面也说了,有时候脾气也会像吹大的套,看似晶莹剔透,可就是不爆。那么根据常理,可以去血拼、吃自助餐、喝酒、ONS等等,不过这些也都不适合我。所以,我会选择:

第一,睡觉。睡觉的时候可以偷排,脾气就这么排掉了,不过最好选择一觉醒来可以看见阳光灿烂的日子,如果睡醒是夜晚或是雨天,那么请看第二条。

第二,唱歌。唱歌的时候就像在演戏,虽然皱着眉头,但是好像并不是心里难受,也不是嗓子痛,好吧也许是嗓子痛。但是越唱越高,然后就醉了。虽然醉了,但是人却是清醒的,所以脾气就趁着大脑分不清醉与不醉的时候,偷偷被KO了。真相帝会说,其实是自己干掉了脾气,可是自己却不知道。高三的那几个晚上,就是这样,虽然哭不出来,但是却可以在半夜偷偷把嗓子扯破,让自己进入那个与脾气PK的梦魇。梦醒了,一切都好了……不过,如果嗓子不适,或者突然声带离家出走,五音不全,那么请看第三条。

第三,散步。其实这一条理应放进常理,恕我倔强。散步的时候,有些人喜欢采用哼着小曲儿,双手枕着后脑勺,腿部绷直,踢起45度的圆弧这样的华丽风格,也有些人喜欢采用耸起两肩,手插口袋,帽檐压到鼻梁上的颓废风格。不过什么风格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脾气微醺的时候,你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在英国的时候,一通脾气可以让我有幸目睹樱花的绽放,而樱花又能够瞬间吸收所有的脾气,无残留,无侧漏。

第四,说话。说话,可以是哈拉打屁,可以谈天说地,可以戏说三国演义,也可以探讨平山千里。再或者,可以学学暴露狂人,直接把脾气暴露出来,大多数时候,腼腆的脾气就会由于紧张和尴尬而自我分解生成水和氧气。不过,如果对方也带着脾气,那就糟了,两股脾气将会合体且巨大化,就像豆豆龙一般将两人一同吞没。第二天早上,悬崖边会有两双鞋子和一叠折好的衣裤。

至此,我震惊了,我颤抖了,我脸红了,我呼吸急促了。我,我居然写了那么多……

请让我停止思考吧,请抽打我吧,因为比起大姨妈君,脾气君你来得太少了,真见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