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五月 2009

农妇与鸡 貌似是一个很容易让人想歪的题目……但是我可不是标题党呀……端午节,我的确是去见了传说中的农妇与鸡…… 老爷回湖州了,也没怎么联系,不过看到老爷日志里写的农妇山泉有点田的生活,似乎十分有趣,于是上次几个电话,我就嚷嚷着端午要去老爷家过把乡村生活的瘾…… 联系了好多人,害我早早就摩拳擦掌的……结果到了27号,晚上同事临时通知有聚餐,于是只能决定第二天过去……结果搞了半天,最后是坐上六点四十的早班车走的,再到杭州转乘宁波那批人的火车……没想到端午返乡的人也那么多,害得我连站票都没买到,老爷叫我上车补票,可是我这辈子还真没补过票呀……看着候车厅写满了“严禁无票人员上车补票”的标语,我真是感时花溅泪,很别鸟惊心啊……还好检票时间一到,背着大包小包大桶小桶的民工朋友们一拥而上,把整个候车厅的所有检票口都挤爆了,我才得以顺利突破……可是到了站台我又犯愁了,每节车厢都还有列车员把关啊,怎么上去呢?突然我发现某一节车厢的列车员正被一个民工同学包围着咨询什么,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冲了上去,期间还硬是把一位正在上车的中年人挤得掉到了地上……— —||| 远远就听见裴的声音,过去一看,咦?怎么才三头……一个个问,一个个都有事说……说实话,有点小失望……不过既然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那么我也就不和他们计较鸟…… 坐着农妇她弟弟——农夫的车子来到了老爷家,途中穿过国道、省道、市道、县道、镇道、村到,还“嗖”的一下经过了周苏红同学的老家李家巷镇……在山沟沟边上,我们来到了老爷的家…… 老爷没有按照我们的要求穿着职业农妇装,带领鸡鸭列队欢迎我们,但是那个像地主家般气派的别墅洋房倒是的确很让人震惊……据说就在我们来之前,老爷还和公鸡甲(其实就一只公的)进行了一场天人大战,最后是以老爷的跌倒出局而告终的……很失败……之后裴就被丽霞家的油桃迷住了,爬里爬外摘了一大堆,结果吃得拉了两天肚子…… 这个村子还是很好玩的,边上就是铁路,还有个破旧废弃的白鹤岭火车站,整个车站已经被爬山虎包得严严实实,很好看,在铁路上玩耍也很刺激……之前我还特地问过动车组经不经过这里的……因为动车实在太快了,很多人就是穿越铁路的时候一下就被撞飞的,根本没来得及看……(光速……) 那里还有一个长湖监狱,我们的端午团圆饭就是那里吃的……那里的饭菜真好吃呀真好吃,害我一碗接一碗不知不觉吃了六碗,哎呀没想到最后上来的红烧大肠那么好吃,简直是鬼斧神工惊为天人!于是第七碗就这样下肚了…… 从那之后,肚子就疼了……疼了四天……可怜啊…… 第二天,我们临时决定去一个叫仙山湖的地方,据说有仙山和仙湖哦……嗯,好吧,好像看名字就可以知道了……有点像西溪湿地,坐着画舫转了将近一个小时,偷窥了好多野鸭野鸟洗澡睡觉,穿越了一片据说很大片很难得一见的水杨树林,途中还莫名其妙被一位欧巴桑风光无限的底裤强奸了双眼…… 哦对了,那里的大禹像,英文叫“Dayu Like”……嗯……到底像谁呢?哦不对,应该翻成“Dayu Is Like”…… 下午去了据说是长兴很著名的景点……锵锵锵!长兴县行政中心……嗯,果然很气派,搞得跟个公园一样,放眼望去万里无人,宽敞的紧,夕阳照来很舒服…… 晚上老爷家的鸡出事了,一只闷骚母鸡丢了,找了半天没找到,砸东砸西才逼得她哼哼了一声,于是我接过竹竿一竿子一竿子抽她,想把她抽出来,可是她就像刘胡兰附身了一般不爱生活不爱拉芳,视死如归,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吭……结果发现是她脚上的绳子被松树枝(?)缠住了,于是我扛起了大炮(手电),握紧了钢枪(剪刀),匍匐进了松树林……只见她以一种瑜伽高难度的姿势倒立着,我奋力剪断了她脚上的绳子,要知道那可是针叶松,扎的我哇哇直叫,老爷喊:“抓它翅膀!抓它翅膀!”于是我摸了半天也没摸清楚它翅膀在哪里……不要低估了我的智商,烤鸡翅膀我也没算少吃,最后还是被我找到了……靠,她腋下好烫…… 第二天早上,因为老爷的疏忽忘记了关门,害得一群母鸡带小鸡遛达到了大门外,于是又要我出马英雄救美……鸡……赶了半天以失败告终,不管,直接出发咯! 好吧,这篇游记又一次虎头蛇尾地结束了,又要回家了,下次相聚……会是排骨精日吗?

锻炼身体好! 这个五一……是在一刻不停的锻炼身体中度过的…… 中午赶到了新城站,接来了小宇,飚汗走路到宾馆,刚进大厅,还没登记好宁波那批人就说到了……于是再飚汗走回车站,人马到齐之后继续飚汗走回宾馆……那几个坐空调车的还刚刚可以走一走适应这里的温度,但是我和小宇早就吐舌头直喘气了…… 每次有人来,江心屿都是必去的,也就图个近,半天能搞定……于是这次还是去了……既然说是锻炼身体……那蹬个人力船是少不了的……好不容易搞到了六人船,兴奋地钻了进去……蹬船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尤其是后背那个十分不讲究人体力学的靠背(靠臀?)的反作用力……害得我还得用双臂撑起身子蹬船……实在很锻炼身体啊…… 在仔仔的指使下,我们奋勇向前撞了一艘大船和一个石头莲花(很奇怪我们的船居然没有沉……),然后就十分幸运地被一根隐藏(?)在水面的绳子卡住了踏板轮……再然后在大家齐心协力之下,绳子终于顺利地整个缠进了里面,缠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于是大家手忙脚乱,捞啊拔啊,在确定没有出路之后,大家开始琢磨着是剪掉呢还是烧掉,可惜摸摸口袋,什么工具都偏偏刚好今天没带……真是宿命啊……只好SOS让工作人员救我们出来…… 第一天锻炼身体的后遗症,就是晚上睡觉,大腿疼得受不了,打直了疼,立起来也疼,扔地上也疼……折腾了一宿……早上走了一下午+一晚上的小腿和脚倒是恢复了,蹬船的大腿肌肉仍然废掉了……TAT…… 第二天跑楠溪江了……到了狮子岩,一看到碧绿碧绿的湖,本来坐车到昏迷的诸位立马神清气爽,屁颠颠飞了下去,我本来想说大家是好了伤忘了痛捡了芝麻丢西瓜,又摩拳擦掌准备锻炼身体了,可是后来一想,明明是因为漂流不支持六个人的,我们才选择了皮划艇的。好吧,总之,大家是十分兴致勃勃地抓起船桨穿好救生衣跳进了小艇…… 如果说前一天是锻炼腿,那今天就是锻炼手臂……开始其实也还好,大家随波逐流着,时不时划划桨,调戏下清澈无比的江水什么的,但是当我们发现离时间结束只有十几分钟而却离还船处还有……一眼望不到边的距离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鼓起肌肉,就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紫龙爆了上衣一样爆发了小宇宙,那个速度简直就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啊……只见我们赶英超美,把一艘艘打转的皮划艇甩在脑后……这一切的努力,终于换来了……超出半个小时的罚单……QAQ 第二天晚上,在第一天腿部的旧伤未愈第二天手臂又添新伤的折磨下,大家很快就昏死过去了,半夜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也没能打动我们,除了一身花也似的睡衣嗖嗖在窗前穿过两次让大家都张了张眼睛之外(虽然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 第三天据说我都在放空……是我没睡好吗?……其实我也不知道……送他们的时候说实话心里有点乱,又要迎来孤独的夜晚了,挖哈哈……我说了阿噜下次摘杨梅不叫我她就死了,所以,我们都会一起去摘杨梅的。嗯,之后,说好了还有鼓浪屿的!不许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在这之前嘛……我会好好想你们的,作梦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统计下,这次五一坐了八次船,包括渡轮,人力船,皮划艇,摆渡……坐了十五+趟车……锻炼了大腿,小腿,脚,大臂,小臂,背,臀部和腹肌……某人晒红了脸,某人出了疹,某人起不来,某人怕霸王〔貌似很多都是同一个人啊哈哈〕……一句话总结:锻炼身体好! 看来大家都很喜欢这张照片啊……不过……A……我这里的是大头版……— —|||这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虽然我们锻炼了身体,但是我们还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