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十二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花火二〇〇八

花火二〇〇八

二〇〇八在绝大多数国人的心中难免星光漫天,地震,奥运,神七……它们零零总总的占据着〇八年的天幕,如此夺目,如此灿烂,亮得让人晕眩。然而对于我,不管星光多么闪耀,心中,却只怀念一束束曾经在眼前绽放的小小花火。

再见,英国

二〇〇八的上半年大都在旅游中度过的,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瑞士,意大利……从冷到暖,漫步在英伦小岛各个地方,却像哪里都是春天,虽然湿嗒嗒的,但是正因如此,偶尔出现的阳光才能让人惊觉,原来抛开阴霾的英国可以这样美丽!

没等看够这样的风景,留学的一年也匆匆结束了,一聚一散,即使短暂,也很让人流连。多少个碰撞,交织,编成的网,却留在了记忆的远方,只有在偶尔的雨后,才能现出点点晶莹……

独特,却又平淡;平淡,才又偶泛涟漪……

再,见宁波

回国后的日子,奔波于温州和宁波,那种和老朋友似乎从未分别的感觉,叫人惊喜,却又隐藏几分失落……一些很早就该做的决定,终于定下了,在内心的几阵挣扎之后,日子也似乎归于平静。宁波,就像一剂调味剂,偶尔能给索然无味的日子增加点新意,而那帮老朋友们,也能在各自忙碌的轨迹中,为彼此挑出一些回忆的印记。

舟山,慈溪;学校,KTV,电影院,趣玩吧……一些地方,总是能将回忆和当下串联起来,让它能够延续下去,希望,它能就这样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二〇〇八就是在再见,离别,离别,再见中度过了,似乎也能看见〇七年的影子,只不过一个相对平静,一个更加起伏……

闭上眼,这样平静的〇八,似乎就随着光线,黯淡了下来,没有星光那样永恒闪耀,却能依稀记得,那几束昙花一现的花火……

朂嬡悱炷蓅

朂嬡悱炷蓅

╭( ▔▽▔)╮ 我今天要表演变章鱼!
 ╜ ╙

╭( ▔▽▔)╯ 要开始喽~
 ╜ ╙

╰( ≧﹏≦)╯ ……恩恩……恩……
 ╜ ╙

碰!!!

  ( ▔◎▔) 锵锵锵~变身完毕~厉害吧~
 ╱│││╲

  (∥▔◎▔)  ……
 ╱│││╲

  (∥╤◎╤) 糟糕~变不回来了
 ╱│││╲

杀手出关记

杀手出关记

从开始学车到现在已经耗了整整两个月……很早就想写点关于学车的事情,但是很害怕万一没考过就会很囧,于是只好等啊等啊一直等到今天本猴顺利出关,才终于如释重负,现在的本猴正可谓是文思如泉涌,下笔如有神,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啊!

其实,本猴的运气还真是不错,从理论考试那会儿就是这样,当晚临时通知说第二天早上就考试了,于是逼得本猴卧薪尝胆悬梁刺股看了两个小时题目,结果总算是搞了个93分,这大大的“合格”二字敲得本猴满心欢喜,同时也标志着本猴开始正式入关了……

一同学车的四个人都是在校学生,倒也谈得挺来,不过第一天倒车实在是让本猴眼珠子掉出来好几次,一倒车,眼珠子就“啪”的一声掉出来,按回去没过多久,又“啪”的一声掉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本猴的眼珠子特别不牢固,改天试试502……至于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就更不用说了,屁股疼脖子疼背疼腰疼腿疼脚疼肩膀疼手臂疼眼珠子也疼……

桩考的项目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就移库倒库正七反七,倒是场地的九选四让本猴担心了很久。据说我们考九选四的考场新建考场的第一批考试,难度也有所增加,都是没记号的……第一次试练的时候,铁饼是一路吃过去的,单边桥第二个桥也永远是踩不到的……练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本猴都觉得饱到想吐,应该是铁饼吃撑了……之后的十来天,都是在吃铁饼的,一边吃呀吃呀,一边屁股飞呀飞呀,脑袋晃得就跟弹簧一样,亏着脑袋比眼珠子牢固没掉下来,不然开到一半还要下去捡脑袋,多麻烦啊!

半个多月之后,开始准备桩考和场地九选四了,直到考试的前一天,本猴才发现,铁饼倒是吃腻了,基本上过铁饼都是一路畅通,可是单边桥却是越过越没把握了,有的时候第二个桥根本上不去……

不管如何,考试也就这么来了,快速解决了桩考,本猴就怀着一肚子嘘嘘奔赴九选四考场,又在一番焦急的等待和周详的战术安排之后,考试开始……这里,又要说到运气问题了,因为是新考场的第一次考试,临时有很多新购的考试用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以至于六条考道只有两条在考,一条是手动档,一条给自动档,而手动档那条是没有圆饼和单边桥的……

于是,本猴唰唰地过了限宽门,嗖嗖地过了山路停车起步,咚咚地过了连续陡坡,哗哗地过了侧方移库……之后就是心花怒放时间,撒花(不打扫),开香槟(不喝),睡觉(不盖被子)!

最后只剩路考了吧,可是居然被排在了一个月之后……在漫长的冬眠之后,前天,本猴再次坐上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座位,手握方向盘,脚踩离合器,一股便意油然而生!

开了几遍考试线路,记住了考试要领:起步靠边变道转弯别忘了打灯,别忘了看后视镜,经过人行横道和路口要减速并左顾右盼90度做张望状,以上。

今天就是出关日了,伴随着强冷空气来袭的流言,本猴包得严严实实被押赴考场,结果太阳就不留情面肆无忌惮地裸奔出来了,车子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大蒸笼,我们一帮小笼包们一路被蒸到考场,一打开车门,飘出一股股熟透的肉香!

话说每次考试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大太阳,而且今天我们又是最后一批。于是再反复莅临了好几遍厕所之后,才终于轮到我们上场。本猴揣着一心脏的兔子,眼睛直勾勾地眺望着远方,考官是个三四十岁的发福男,穿着制服,坐上车,就感到满车的脂肪如排山倒海搬袭来,压力很大啊!本猴战战兢兢坐上驾驶座,系好安全带,起步,加档,刚加到四档,考官就阴阳怪气地说:“靠——边——停——车——”

……

嗯,就这样很无聊地出关了,谢谢!请各位奔走相告,及时躲避!先杀谁呢?让本猴好好想想……

最后为了避免某些人嗤之以鼻不以为然,附上出关证一张以资证明!


P.S.有人会问为什么地址不打码呢?因为本猴已经搬了,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