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九月 2008

温州小吃集中营 温州鱼丸(鱼圆) 温州鱼丸(鱼圆)与各地的鱼丸都有所不同,外形为不规则的条状,呈半透明的玉白色。以新鲜的鲩鱼肉或海鳗肉为主料,挑去鱼刺后切成细条,用刀刮成鱼茸,用酒、盐和味精浸渍片刻,加白淀粉,拌入姜丝葱末均匀混合,用手揉捏直至鱼肉弹性十足。下锅时,将鱼肉用手指挤成条状跌进事先烹调好的沸水中,烫到透明上浮便是熟了。食用时以锅中的原汤配上米醋、葱花和胡椒粉。1998年12月“温州鱼丸”被定为“中华名小吃”。 温州鱼饼 温州鱼饼早在民国十年(1921)就已出名。当时,永强沙村人周阿实专卖鱼饼。主要原料是豆腐、山粉、肥肉,打成长条,放在蒸笼里蒸熟,而后再放在油锅里去炸,人们称他为“鱼饼实”。现在鱼饼制作法又有了进一步的改进,做时先刮取黄鱼、带鱼等少刺多肉的鱼肉剁成肉泥,加入酒料,拌人豆腐、菜泥、葱、姜等和番薯粉揉成粉团,然后作饼形,或上蒸笼,或下油锅炸至焦黄再入锅炖熟,可单独食用,也可以切成片块煮,或切丝加佐料翻炒。 胶冻 胶冻是温州特色小吃。多以黄鱼胶或鮸鱼胶为原料,加水煮化成薄浆状后,自然冷却而成“胶冻”。切成小块或小条状,加酱油、米醋、麻油、味精搅拌后即可食用。外形晶莹剔透,口感清凉,可以醒酒。 三丝敲鱼 说起敲鱼,有一段传说。温州某古刹有一位老方丈,孤身一人赴福建取经,不幸途中遇难,葬身鱼腹。小和尚获知噩耗后,悲痛万分,便带念经用的木鱼,到师傅遇难的地方超度。过了49天,发现海面上浮起了许多鳞光闪闪的黄鱼。小和尚猛然想起师傅走时穿的那件黄色袈裟,心想这些鱼肯定是吃了师傅的肉体才显出黄色,于是怒火中烧,立即把这些黄鱼捞起来,剥去皮,净内脏,抽了骨,把鱼剁成肉糜,放在木鱼上狠狠地敲起来,把鱼肉敲成一片片薄饼状的鱼片。再把这些鱼片放在船上晒干,带回留念。由于数量过多,多余的就留在船上。船翁吃饭时,拣了些鱼片切丝熬汤,没想到味道异常鲜美。消息不胫而走,“敲鱼”的好名声迅速传开了,人们争相捕捞食用。久而久之,“敲鱼”这道制法奇特的菜肴也就流传至今。如今温州人家家户户几乎都会做敲鱼,而且非常讲究。过去都选用黄鱼来制作,而今因其价格昂贵,所以采用大的、刺少、肉厚细嫩的鲩鱼代替,其做法是先把鲩鱼对剖分成两片,拆去头、尾、脊背并去皮,先在砧板上抹上一些干淀粉,鱼片也滚上淀粉,然后放在砧板上用木棰敲烂,边敲边撒干淀粉,经常翻身防止鱼肉粘在砧板上,直至敲成薄饼大小,再用开水烫熟,过冷水漂凉,拿出对开切,再顶刀切成1—1.3厘米宽的长条状,配上火腿丝、鸡丝、肉丝、香菇丝少许,菜心几根,再加鸡汤、盐、味精、少许鸡油、绍酒精心调制,便成了滑爽、崩脆、细腻鲜甜的三丝敲鱼了。品味再三,发觉佐料中的诸般滋味已尽在其间:甜中透辣、辣里溢香、香中渗鲜、鲜里含酸、酸中有咸、咸里带甜……简直妙不可言。 温州蝤蛑 温州习称青蟹为蝤蛑。此莱用清蒸和锅贴两法烹制。先将熟猪肥膘切成圆形片,逐片戳几个洞,放人蛋清淀粉糊内,挂匀后摊在盘内,放上炒好的蝤蛑肉,盖以鱼茸,缀上蟹黄和香菜叶。成饼,排列在锅内,小火煎至肥膘结壳,加入冷油。再煎至底部呈黄色取出。另将活蝤蛑两只用旺火蒸熟,斩去脚尖,每只切八份,螯是拍裂,按原蟹形装在腰盘两端。覆上蟹盖。蟹饼排列在盘中央,间隙处衬以香菜、姜丝,带醋两小碟上桌。此菜形态活泼,色彩艳丽,肉如膏脂,鲜美异常。 江蟹生 “江蟹生”是温州传统的冷食。用于家庭,只是普通的“酒”菜,搬上酒宴,便成上等冷盘。“江蟹生”是土话,应称为“醉蟹”。究其踪迹也颇为久远,可以追溯到远古的新石器时代,那时的东瓯土著以碰海为生,以鱼为食,喜欢将海鲜用盐一抹,放在陶罐中腌制一两天,然后取出直接入肚。春秋变换,日久天长,吃生食就成了温州饮俗中的一大特色。“江蟹生”只是温州市民的家常菜,通常在秋高菊黄蟹肥之时,到菜市场买两三只新鲜梭子蟹,虽然已不再活蹦乱跳,但更适合“生醉”。主要配料为生姜、葱、味精、白酒、白糖等,吃起来不粘壳不带腥,撅嘴轻轻一吸,蟹肉便脱离蟹壳滑入口中。家制“江蟹生”虽不上台面,但家家有本“制蟹经”,有喜欢加酱油的,也有专弄白盐的,有撒十三香的,还有单放五香粉、洒点儿白酒或以米醋浇拌的。几百年过来,至今也确实列不出个标准的配料清单。在“醉蟹”中略胜一筹的,当属阿外楼的“江蟹生”。自上世纪80年代阿外楼推出家制“江蟹生”后,温州城内人家、酒馆里的“江蟹生”顿然失色。在随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到阿外楼吃江蟹生”竟然成了食客们的一句口号。 温州高梁肉 高梁肉相传创制于清代温州横井巷广进祥腊味店。用猪脯肉切成薄片,拌以白糖、味精、酱油、绍酒、精盐。经过摊晒、烘干而成。呈圆形,半透明,具有厚薄均匀、脆香可口、食而不厌的特点。 温州酱鸭舌 酱鸭舌是温州特色名菜。酱鸭舌呈琥珀色,卤熟风晾至半干,一根整舌带着舌根两条波状如弹簧钢丝的软骨,鸭舌看去像一只随时准备飞逃的无臂水虱。嚼时极具韧性,左嚼嚼,右嚼嚼,鸭舌的味道就释放出来了。在温州食愈久,就知鸭舌的重要性,无舌不成席。温州话中,舌的发音同“亏”,这么说,吃鸭舌就是“吃鸭亏”,所以温州人把鸭舌叫“鸭赚”。 温州薄饼 温州人有端午吃薄饼的风俗。制薄饼有一定难度,首先是面粉和水的比例要适当,搅匀后,抓在手中挂而不掉,将面糊往铁煎盘中的轻拖一圈,便烙出一张直径约21厘米、薄如绢帛的面片来。置面片于平盘上,放进肉丝、香菇丝、绿豆牙、蛋丝、鳝丝和韭菜炒成的馅子,卷成圆柱状,蘸原馅心鲜卤进食。 温州炒粉干 温州炒粉干分温州炒粉干和平阳还有永嘉楠溪江干炒粉干两种。温州粉干有近千年的历史,早在北宋初年我市的粉干家坊制作就比较盛名,有些农户就以制作粉干谋生。初期粉干制作工艺是把米用水磨磨成水粉,然后把它烧至半熟后用臼舂捣蒸,而用水水礁反复捻捣,直到捣透。因此,粉团粘韧,压出后细如纱线,放在竹编上晾晒到干。其中永嘉的沙岗、苍南龙港余北村,把粉干加工当成了传统的家庭副业。 猪脏粉 猪脏粉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流行的温州名小吃。以粗粉丝为主食,佐以猪肠子与猪血(或鹅血),配以大蒜叶、豆瓣酱等,吃起来味重滑口,是早餐与夜宵的热门点心。真正推动猪脏粉走俏市场的是一位“眼镜架”,家住城西街的“眼镜架”给猪脏粉带来了一场小小的“革命”。原先,凡猪脏粉均是让粉丝浸泡在锅里,胀足了水分,猪脏也早已切好凉在一边,只等客人一来,很现成端过去。眼镜架却别出心裁,摊子一摆,就以鲜明的风格吸引了客人。眼镜架的猪脏粉小摊最初摆在城西街的教堂门口,华灯初上,三四张小桌子一溜儿排好,客人来了,便将捞过水的粉丝放在一只铝勺里,沉入香料锅内加热。那铝勺的底部如蜂巢的表面,钻有一个个密密的小孔,提上来时,香汤与粉丝分离,将粉丝倒进碗里后,再舀上香汤,紧接着从锅里头夹上一条冒烟的猪脏,放在板砧上,快刀一提,“哚哚哚”的,切成十来粒,碗上一放,再洒上蒜叶与味精,一碗现做现卖让客人稍等片刻却能令人已流口水的猪脏粉就制作好了。那时节市面上有句流行话,说“想吃眼镜架猪脏粉,就得耐心等一等。”都说中国菜讲究“色香味”,而眼镜架的猪脏粉还得加上一个“音”字,那哚哚作响的声音,便是美食的内容之一。此举一推,深得那些同行仿效,于是便形成了眼前统一的制作方式。而且,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距教堂几十米开外的卖醋桥的猪脏粉现在已是红遍半个温州城了。 县前汤团 原名郑德大汤团,始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相传至今,久盛不衰。温州人视吃汤团为吉祥,历来有汤团待客的风俗习惯。市区青年订婚要向亲友赠送汤团券,以示结缘志喜。华侨归国更视吃汤团为故乡情。县前汤团选用上等糯米制作,煮而不破,口感细腻,独负盛名。每碗8只,恰到好处。有10多个品种,麻心汤团香甜可口。擂沙汤团味醇爽口,鲜肉汤团入口咬开,便有一股香汁流出,鲜美无比,这3个品种最受人喜爱。1998年12月,国内贸易部在杭州举办全国首届“中华名小吃”认定活动,县前汤圆店的麻心汤圆被认定为“中华名小吃”。 长人馄饨 长人馄饨源于1930年左右,乐清人陈立标来温州经营馄饨担,沿街叫卖。抗战胜利后,市区解放北路五马街口形成金纱市场。为了适应这种需要,馄饨担便固定下来,摆在天井拦口经营,他制作精细,皮薄肉鲜,用碱适当,盖料更讲究,有紫菜、蛋丝、肉松、浸酒虾米、尤其是汤清见底,受人欢迎,由于他个子高,人们都称他的馄饨为“长人馄饨”。其点是汤清味鲜形似花朵,美味爽口。 矮人松糕 松糕是一种炊蒸而成的甜年糕,是浙江温州的传统点心,每年岁末“炊松糕”亦是温州春节民俗之一。松糕用当年的纯糯米,拌以腌渍过的肥肉丁,加桂花和白糖后炊蒸而成,外形松软绵糯,口感甜中有咸。其中,最有名气的专业作坊应为始于1943年的“矮人松糕”。那时有个温州人叫谷进芳,在城区五马街口设摊制作松糕,以用料考究、制作精细出名。因为谷进芳个头矮小,就称他做的糕为“矮人松糕”。 灯盏糕 温州的特色名点,一种油炸食品。外形酷似古代扁圆形的菜油灯盏,故得名“灯盏糕”。清光绪年间,温州人陈大娒、陈碎娒兄弟俩,在东门陡门头卖灯盏糕。他们讲质量,用料考究。所制灯盏糕,外皮脆松,肉馅爽口。美味好吃,名声大振,称之谓陡门头灯盏糕。外皮原料为大米与黄豆浸泡后磨成的米浆,肉馅以萝卜刨成的细丝为主料加上猪腿肉和鸡蛋,用新鲜的猪油炸制。油炸时,圆勺中的米浆在沸油中迅速膨胀变形成圆球形,好似充了气,到通身金黄时即熟。通常现做现卖,能保持“灯盏糕”的香脆。 李大同双炊糕 瑞安糕点名师李瑞庆创制于清代光绪年间,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它用糯米粉加白糖或红糖拌匀过筛,撒上桂花,成型切块,经两番炊制而成。其特点是:细、软、韧、香、甜,老少咸宜,是温州市名牌菜食。 茶山杨梅 杨梅是一种时令性很强的水果,最忌遇到大风或连绵阴雨。杨梅最宜鲜食,也可浸以白酒,制成透明而鲜红的杨梅酒,清香又能解暑。还可制成杨梅干或罐头,也可以速冻或冷藏。茶山栽培杨梅历史悠久,因品质优异名闻遐迩。据记载,茶山杨梅已有五百年以上的栽培历史。清光绪八年(1882年)《永嘉县志》载:"旧志士产杨梅,今出茶山者,味尤胜",茶山杨梅在一百多年前已闻名遐迩。解放前,茶山一带人民因生活贫苦,每逢杨梅成熟时节,怕人来人往,难于应付,增加生活负担。所以当地留传下一首民谚:“杨梅白,请人客;杨梅红,耳朵聋;杨梅乌紫,人吓半死!”真是生动地勾勒出当时的窘境。 瓯柑 瓯柑属宽皮柑桔类,柑的一种,温州传统特产水果。温州各地均有栽培,因为温州古称为瓯越而因此得名,已有1300多年的栽培历史。成熟的瓯柑扁圆上面略凸呈倒卵形,柑皮金黄,籽少皮薄,果肉多汁,食用时先感觉微苦然后甘甜,有特殊的香味。常温下瓯柑可贮藏时间达300天,直至翌年端午节,那时的瓯柑还有清凉解毒的功效,故民间有“端午瓯柑胜羚羊”的说法。据史书记载,自晋唐时代温州柑桔一直列为贡品。在宋代,瓯柑又称海红柑,南宋韩彦直在《橘录》中有详细记载:“海红柑颗极大。有及尺以上围者。皮厚而色红。藏之久而味愈甘。木高二三尺。有生数十颗者。枝重委地亦可爱。是柑可以致远。今都下堆积道旁者。多此种。初因近海。故以海红得名。”

镜中朦胧——排骨精日 一直舍不得过排骨精日,毕竟,让人期待了一整年。然而,残忍的时间继续乱发淫威,风卷残云,两天风风火火过后,又是一些乱糟糟的思绪…… 这次抽签被分到了骨骨队,说实话,一开始并不是很爽。毕竟五支队伍里,只有我们这支是只有一个毕业生的,其他人都是在校生,而本猴除了以前和思捷合作过,剩下的都是第一次合作,心里不知道多少忐忑不安。在何氏官邸里,听着他们一套一套地研究战术,讨论自己队伍的优势劣势,本猴只能傻乎乎听着,最后,决定还是早点一个人睡觉好了…… 不过,开始比赛以后,还是很开心的。虽然一直觉得自己挺没用的,本来就没多少的球技持续下滑,感觉十分纠结,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身为老排骨,小的也不敢说本猴— —很好……而且最后周队长的总结讲话也是很给本猴面子,虽然有些不分青红皂白,但是本猴还是十分满意…… 说起来,思捷同学的发球还是一如既往,最后一场威力甚大,把一群老骨头打得落花流水,虽然本猴传的球非常不舒服,但是至少有的时候偶尔调整得分这样的结果还是很舒服的吧……胡建同学自然没有在土建积极性高,毕竟少了点默契,但是还是很敢下手,不管什么原因,至少让本猴传球没有太大的压力……丁丁同学嘛,就不用多说了,光是传球稳定很敢拼这两点就足以让人放心了。最后是小排骨周怡,虽然本猴仍然对此女一直没有履行便便喷泉和鼻血喷泉的承诺耿耿于怀,但鉴于她是队长,本猴还是要敬她三分,啥都听她的,乖吧!而且呢,此女的怪异扣球也给我们的进攻多了一丝诡异和难以捉摸的气息,虽然这也许是把双刃剑,但是似乎效果要比本猴想象的好很多…… 其他队的小排骨们也是让本猴蛮欣慰的,尤其是朱烨,有的时候真的给本猴是另一个裴的幻觉,令人动容的激情和稳定的发球扣球,的确是让本猴有点震惊。忘了是谁说的,除了胸部以外,她们的确十分相似— —……而对于其他小排骨们,就不多说了,毕竟看到这篇文字的几乎都是大排骨们的对吧…… 说说大排骨们,和老大也是一年没见,虽然之前也有几次碰面,但是也许老大在球场给本猴的印象太深刻了,仍然很难适应这样平易近人谈笑风生的野猴子— —(而且,老大喝完酒来就会变得很罗嗦的挖哈哈!)……下一个是苹果,当她坐在阿美的车子后面来到球场的时候,本猴就觉得这人仍是老样子,嗓门死大,大大咧咧。第一场比赛说本猴发球找她的确是误会。本猴的发球实在不用恭维,每一个球力求不失误应该是终身目标,什么找点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所以,苹果只能说你适应不足运气不好啦……说起科伟,第一眼见到他着实让本猴吓了一跳,怎么果然就变成无尾熊了呢……好吧,倒是可以体验下熊抱的感觉……幸好,除了外表让本猴适应了好一会儿,内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球技嘛次要次要!见到人最重要不是吗?傅敏,施达和小猪也都没有变化,除了傅敏有点显老— —,其他人甚至连发型都没有改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回来特地理了个发呢?! 总之,很开心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一下子,整个人仿佛回到了一年之前,一切都是老样子。大家一起打球,比赛,挥汗,欢笑,气势凌人地抢占云南两排桌子,穿越校门,肆意坐在路两边乘凉,聊天……但是,这一切都如此快地消逝了,大家一个个回去了,即使是满满的两天,相比起一年的期待也是太微不足道了。虽然,也许本猴可以经常来宁波,但是却不能强求其他人也都如此频繁往返,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晚上,某人再次喝多了,洋洋洒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了两个小时,把老大都弄哭了。说出来好啊就说出来吧,能说出本猴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出口的话,即使是在酒后,也足以让本猴羡慕。不过呢,本猴在和煊一起上厕所的时候(别想歪了),还是跟她说了也不要太有压力,虽然某人说的的确是真心话也很中听,但说话人有时难免会忽略了或低估了自己的话或自己在小排骨们心中的分量,尤其是醉了的时候……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幕对于本猴和鸭鸭也难免成为一幕朦胧的电影片段,一些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交织着一些熟悉的片段和不熟悉的片段,总会让人有些跟不上步伐。但是不管如何,校园里总是会有这样一群热爱排球的人,一群听着“排骨精”成长故事的人,他们的心里总会有一些高大的身影,或多,或少,指引着自己。每个人的大学生活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排骨精都有自己的排球情缘。本猴,只希望所有的大排骨们都能永远铭记曾经属于我们的那些美好回忆,常回来看看这个曾经挥洒过无数汗水泪水和欢笑的地方,希望所有的小排骨们朝着自己的方向勇往直前,释放激情,排球是联系我们的纽带,却也给了我们彼此不一样的经历,现在的球场属于你们,那就创造属于你们自己所向往的排骨精乐园吧! 明年,排骨精日,所有人又会欢聚一堂,一起重温那些熟悉的片段。朦胧的镜中,也能投射出真实的自己!排骨精日,明年再见!

重逢和重逢 傍晚,本猴悄悄坐上了前往宁波的客车,在这一路三个半小时的车程,本猴的脑袋一刻也没有停歇。可不,光是想想几个小时后的同学会和第二天的A计划就已经让人兴奋不已了…… 不过,一切也并非那么顺利。路上本猴居然想不起自己是否将手机号码告诉联络员小宇宙同学,而此时自己的手边没有一个班里同学的号码……也就是说,如果本猴真的忘记告诉小宇宙自己的号码,那本猴根本无法找到同学会的地点……甚至没有地方过夜…… 于是,本猴打算先自行前往说好的歌库KTV,然后再向前台询问一下。一旦找不到,本猴很可能就要通过排骨精鸭鸭这条线几经辗转打听到班级同学的号码,而那样的话很可能就会影响到第二天A计划的实施了…… 一、重逢 到了车站,小宇宙果然还是没有与本猴联系,本猴只得决定自行前往歌库碰碰运气。正在等计程车的时候,阿鲁和小米打来了电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老远就听到阿鲁叽叽喳喳的声音,转头一看,两人正朝本猴走来,于是迎面上去,一人一个熊抱,这是应小宇宙的要求——给大家一个西式的拥抱…… 一路上也忘记了聊了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好像只是放了个暑假回来…… 到了歌库,仍然是一人一个熊抱,本来不来的小蜜也专程赶来了,很好,表扬下……至于唱歌嘛,一年没唱了,害得本猴第一首歌就出糗,嗓子打不开不说,声音还抖得如同弹棉花…… 同学们一点都没变,甚至大家公认的两个认不出来君本猴也实在不觉得哪里认不出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昨天刚刚拍完毕业照,今天就来唱KTV了……真是奇妙…… 来到仔家已经快到半夜了,分完礼物也不知道谁突发奇想就开始打牌了,惩罚是最古老的——刮鼻子……一圈圈玩下来,边上的阿鲁就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笑什么的笑着笑着就睡着了(吸了笑气?)…… 这一天以冷水澡+空调收场,直接导致了本猴第二天的高烧和一些不必要的担心(狂犬病),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的豪食汇自助餐,开始发烧的本猴已经食欲不振,加上因为打了狂犬疫苗而四十天必须远离海鲜辛辣等食物,本猴只能看着各式美食和哈根达斯冰淇淋流口水……看着同桌的仔等人吃得手舞足蹈前仰后合,嘴皮翻动频率之高,吞吐之快,着实令人乍舌;幸好只认得香蕉的小米和只拿不吃的小宇宙给了本猴不少安慰……最后仔自豪的总结了下,大家基本上都吃回了百元票价,本猴嘛……五十不知道上了没有…… 同学会就这么自然开始,自然收场,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仔家门口,我们挥挥手,仿佛一直都生活在一起,随时可以再见…… 二、重逢 A计划开始于去年底今年初,已经酝酿了将近十个月。在英国,本猴是不可以轻易想起A计划的,否则就会停不下来,兴奋得睡不着觉,所以,A计划的具体构想,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 A计划究竟是什么呢?原定的A计划就是本猴和鸭鸭各自拟定一个虚假的回宁波日期,然后碰头提早个几天突然出现在学校球场,给大家一个惊吓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在后来又出现了一些变故…… 八月份,偶然一次和鸭鸭联络,问起她的回宁波日期,却发现她已经身在宁波了;同时,在问鸭鸭的时候,本猴自己也露出了马脚,于是在鸭鸭的穷追猛打之下,本猴只得摊牌。不过也好,本猴就这样有了一个内线,鸭鸭。 上午,鸭鸭秘密告诉了本猴他们的行踪——下午他们会到学校打球。于是,本猴让鸭鸭借故留在家里接应本猴,然后一同前往惊吓。 四点左右,本猴和鸭鸭一同来到了阔别一年的理工,一到门口就发现保安厅变得豪华了,不过仍旧是外强中干,一道摆设而已。而一进大门,本猴就发现南北教学楼那可怕的开裂……原来,一年能在建筑上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啊…… 为了不让自己太快被人发现,本猴特地穿了一身在学校从未露面的“新装”,背了一个新的巨大登山包,临时戴了一副墨镜……虽然回头率有点高,至少一下子是认不出来的吧…… 如此盘算着,本猴忐忑地和鸭鸭向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球场。一想到等下就会发生的一切,本猴是紧张到手脚发凉,脊柱发麻……为了隐蔽一点,本猴又选择了绕道网球场从南操场跑道现身,当然,这又让本猴多花了十分钟紧张……越接近球场,心跳越快,看着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本猴差点没有窒息……冷静,冷静…… 就在离球场还有一百米的地方,突然,一个人蹦蹦跳跳跑过来了……金鱼……靠,她眼睛也太尖了吧……一边跑一边大喊,你怎么回来了啊!好嘛,这一跑一喊的,所以人的眼球全向本猴发射过来了(眼球乃好,眼球再见)…… 走近了,大家都围过来了,又骂又叫的,本猴也忘记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傻笑啊傻笑啊,再加上高烧作祟,本猴笑得本来就发红的脸都抽筋了,抖啊抖的……囧死了…… 表面囧得不得了,不过心里还是悄悄比了个也!A计划,也算是成功了吧…… …… 一针屁股针一瓶点滴,这就是惊吓大家的代价……想想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在老何氏官邸发高烧的,真是有始有终啊…… 之后的几天,住在排骨精的何氏官邸,好久没有“回家”的感觉了,虽然是新家。晚上,喜欢呆在丽霞房里,热闹。虽然很多时候插不上话,但是听着大家热热闹闹的开玩笑,仿佛那种很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或者说,根本不曾离开过…… 很想一直呆在何氏官邸,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永远的这样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