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二月 2008

果然很本命年 昨晚的这个时候,本猴刚刚洗完澡,正准备看会儿电视就去睡觉了,刚没多久,就感觉被用力的推了一把,发现整个房子都在抖啊抖啊……本猴愣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一定是地震了,于是赶紧批了件大衣屁颠颠跑出去了,们一开,发现门口的大院里也来了个中国人,疑惑地问了问本猴:“刚才是……地震?”本猴也疑惑的点了点头,“应该吧……”其实刚出门的时候本猴也曾想过会不会是什么恐怖分子扔炸弹什么的……汗…… 过了一会儿,隔壁陆陆续续有人跑出来了,大部分都是睡眼惺忪,穿着拖鞋睡衣就出来了……Rui最夸张了,捧了个笔记本就出来了,本猴问,你拿笔记本干啥?她说笔记本比较值钱,不能被砸坏了……结果她摸了摸口袋,钥匙忘了带……这个……呃…… 人越来越多,基本上都是很兴奋的在聊天的,当然还有起码一半的人还呆在寝室里……外面好冷,脚都没知觉了,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了,本猴也回去了,打开网站看了看新闻,哟,还真快……当时候报道是李氏4.7级,英国二十年来最强的一次地震,震中就在莱斯特东北方不远的林肯郡…… 于是兴奋地到处散布新闻了,哈哈,有人还不信呢。其实本猴也不信,现在想想还真不可思议,有点后怕,毕竟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强烈的地震,本猴还是住一楼呢……据住在别的宿舍的同学说,当时整个天花板的大灯都在摇来摇去,很是壮观…… 好吧,兴奋了一会儿想睡觉了,可是这一地震倒好,把那些阿叉都震出来了,居然还在门口聊天,叽里呱啦的不睡觉啦!估计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地震的,比本猴还兴奋…… 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过了好久才想到昨天地震了,于是再上网查了一下,最新的检测出来了,李氏5.2级,英国二十五年来最强的地震,好吧,果然本命年很好很强大,二十五年一遇让本猴在这一年里遇到了,真是三生有幸…… 好了,最后送上两张照片,不是本猴拍的,BBC拍的…… 本命年万岁!

明日的记忆 “如果我不是原来的我了,你怎么办?” “我会永远,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很久没有那么认真看过一部日本电影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日本电影老喜欢拿爱情悲剧开刀,《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一公升的眼泪》,《太阳之歌》等等等……对于这种青春悲剧,本猴一点都不感兴趣,看都看不下去,更别说感动了。没想到就在对这类电影麻木的时候,本猴却被《明日的记忆》深深的打动了…… 在广告公司工作的佐伯雅行即将年满五十岁,正当满足于这样平稳而幸福幸福的人生时,他突然被诊断出罹患“早发性阿兹海默症(也就是早发性老年痴呆症)”。为了挽留住片刻都在流失的记忆,他拼命地将所有事情都一一记在小纸条上,抢救自己的记忆。然而,随着病情的加重,每天在公司见面的同事的脸,那些习以为常的地方,却渐渐从他的脑海里消失,就连熟悉的街道也突然变成了陌生的风景。妻子枝实子看着丈夫病情一天一天恶化,毅然决定一直陪伴在丈夫身边一起同病魔斗争下去。“你无所谓吗?即使我已经不是我……”面对不知何时就会忘记他们一起走过的人生的丈夫,枝实子平静地回答,“有我在,我会永远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以往的悲情片的重点放在年轻人的爱情之上,似乎希望借此博得年轻人的好感。但是在我看来,《明日的记忆》更加能够展现出爱情的力量。就像影片最后,佐伯凭着残缺的记忆,不知不觉回到了当初与妻子相识的山中的瓷器坊,虽然瓷器坊早已荒芜,但是佐伯还是靠着最后一点回忆将妻子的名字刻在了瓷杯上。终于,面对自己的妻子,佐伯再也没有任何的回忆了,但是他却始终握着那个刻下他妻子名字的瓷杯…… 没有更多的感想,只有满脑挥之不去的感动,这感动也许是来自妻子对丈夫的不离不弃,也许是来自丈夫逐渐终于明白那份曾经埋藏在事业之下而被忽视的和妻子的爱情才是生命中最宝贵,最不想失去的记忆。 电影海报,也很感人的一张剧照。上映年份:2006年;导演:堤幸彦;主演:渡辺謙,樋口可南子。至今已获十项奖项,最多的是最佳男主角。 DVDRip电驴下载:http://lib.verycd.com/2007/07/20/0000157218.html 电影原声大碟封面。配乐:大島ミチル,日本著名的作曲家。 背景音乐是原声大碟中主旋律的双簧管版本,旋律十分优美动人。 ♬-Memories of Tomorrow by Oshima Michiru from Memories of Tomorrow OST

还记得多少童谣? “拉锯,扯据,老娘门口唱大戏,接姑娘,唤女婿,不得我的XX(我的名字)也要去,去了莫吃的,粗糠搅细糠,捏个窝窝长翅膀,嘚儿,嘚儿,飞到男家柳树上,窝窝窝窝你下来,给你吃点伴~嫁~糖!”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咕噜咕噜滚下来……”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没打着,打着小松鼠,松鼠有几只,快来数一数,(数来又数去,)一二三四五!” 小时候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外婆外公家度过的,那时候姥太太还在世,就整天陪着我玩儿。小的时候的我很乖,很好带,一推积木就可以让我在抽屉里坐上一整天。姥太太喜欢跟我一起念童谣,她一句,我一句,就这样度过了漫长又短暂的童年…… 至今我能记得全的童谣,就是每到炎热的夏天,姥太太都会念给我听的“祈风咒语”,每次姥太太都说念完,都会冲我说,你看,有风了不是。那童谣要用苏北口音这么念:“风婆子,放风来,拿个蚂蚁扎口袋,扎得住,胡倒树,扎不牢,胡倒桥,呜~呜~风来啦,风来啦,屋里院外都是风!”当然,我后来并不相信它真的能够带来凉意…… 除了玩儿的时候会念童谣,每当我哭的时候,大人们也会念童谣都我笑,每次他们一念:“一边哭,一边笑,两个眼睛开大炮!”我就破涕为笑了…… 小的时候,老爸还会教我一些原创童谣,每次我都一串一串念出来,让周围的小朋友们好生羡慕,其中有一首是要唱的,挺好玩儿:“绿幽精,绿幽精,你爸爸是个老妖精,你妈妈是个狐狸精,你哥哥姐姐都是小妖精,你全家嘛都是——妖精!” 上了幼儿园,这些童谣就更多了,比如比较经典的“星期天的早晨雾茫茫,阿拉伯的老人排成行,(队长一下令,冲进垃圾堆,)臭鞋子臭袜子满天飞。小兔飞飞,喝了咖啡,变成土匪,远走高飞……”另外,还有骂人的时候最喜欢说的“你妈的头,像地球,有山有水有河流球”和“你妈的头,像皮球,一脚踢到百货大楼,百货大楼,卖皮球,卖的就是你妈的头!”道歉的时候一定会说:“对不起,敬个礼。放个屁,送给你!”当有人放屁的时候嘛,就念“一二三四五”的改版:“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在家,放屁就是他!”或者呢是老爸教我的原创童谣:“XX的大屁,震动了天地,天地的人民,拿起了武器,赶走了XX的大屁……” 小学的时候学的最伟大的童谣就是一首方言童谣的加长版了,原本只是一段两人对念的童谣,而完整版是这样的:“娒,娒(小孩的意思),你姓阿尼(什么的意思)?唔姓黄。阿尼黄?草头黄。阿尼草?青草。阿尼青?万年青。阿尼万?糯米饭(“饭”和“万”同音)。阿尼糯?果老糯,阿尼果?水果。阿尼水?山水。阿尼山?高山。阿尼高?年糕。阿尼年?一九四五年,端起个高台炮,得日本打喔一大坨(把日本打得很惨的意思)。你讲日本急勿急,我讲日本急兮急。手榴弹,末上甩,甩起半天高,宕落一把刀,刀里生个眼,得蒋介石老婆捕出杀,杀勿喔,阔底挞(放锅里煎的意思),挞起两只江蟹脚,你一只,我一只,就是烂头分勿着,走归况阿妈讲,阿妈弗相信,阿爸打臀顿(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意思),阿爷端起謴(骂人的意思),娘娘走出寻,寻到茅坑头,捉着两个单分头,走归买只酱菜头……” 很长吧……不过好像还是不完整的……挖哈哈,能记得这么长很不错了! 上了初中,又学到了好多搞笑的童谣。比如这几首改编自歌曲的:“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茅房有人,没有办法,只好拉在裤子上。”“我去上学校,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赶紧跑,轰隆一声学校不见了……”还有“昨日你家发大水,你妈变成老乌龟,你爸变成鬼,满天飞……”因为接触方言比较多,初中也补了一些早期的方言顺口溜,比如:“XX呆头,粪拉蚕豆”等等…… 呼呼,一口气写了这么多……怎么样,听了这么多童谣,有哪些是你们记得的? 补充一条: 还有一首湖南童谣:“驴驴,骖烂烂,一骖骖到王家庄。王家庄上一坡狗,撵得我呀莫处走。东一坡,西一坡。开开门儿呀,你是谁呀,我是千千豆儿呀。不喝你的茶,不喝你的酒,单单要你的哈巴狗!”。 更有一首温州童谣非常富有哲理:“烂头烂,烂头烂,烂头走吾拉买膏药。吾问烂头求铜钱,烂头死亡七八年”。此谣甚至可以编成一个完整而凄美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