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八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怪兽小叮咚

怪兽小叮咚

文:蜡笔小猴子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配图作者不明,意味不明)

第一章

那一天万里无云,阳光像章鱼烧般盖在理工的校园里,贪婪地吮吸着每一丝水分,蠕动着。

马上就要出现了吧……

我们一千多弟兄的脸上无不带着凝重的神色,任凭汗水一颗一颗从体内排出,滴落,升华,闪闪发光。

这时,芋艿学长从前方飞奔而来。他的面部表情极度扭曲着,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在叫喊着什么。跑着跑着他突然摔倒了,吐出一口鲜血,接着便再也没有爬起来。

来了吗?

大家握紧了手中的扫把,身体不由得下蹲,摆出了拉屎时候的架势。

忽然,前方发出了一声巨响,巨大的烟尘升腾起来,慢慢地向我们弥漫过来。“摆好金刚阵!”霎那间,风沙狂啸而来,将我们全部淹没。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铺天遮地的黄沙在身边呼啸而过。

大约持续了五分钟,声音才渐渐远去了。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狼藉,还站着的弟兄只剩下一百多人了。抬头一看,一些弟兄正随着远去的风沙在空中飞舞,还有一些已经从空中坠落,在地上砸出了一朵朵盛开的鲜红的花朵。我的右眼流下了一滴眼泪,我含着眼泪大喊“兄弟们!他妈的沙子吹进我的眼睛啦!”

但是没有人理我,所有的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喘气。正在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一个足有二十多米高的巨大身躯前方沙尘的源头慢慢的隐现出来,渐渐地向我们靠近。

阳光被慢慢的遮掩,没过一回儿,我就伸手不见五指了。而等到我们适应这种暗度的时候,那个庞然大物早已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那……那是……

“多拉A梦!”有人大叫。

“混蛋!”那个巨无霸伸出巨大的圆柱之手将说话的那个人瞬间砸成了红色的印泥。

“记住了!”那个家伙露出了邪恶的目光。

“我!我叫——小——叮——咚!”

大家的身体不禁抖了一下。

十秒的寂静……

“冲啊!”只见小B从我身边跑了上去,将手中的扫把往胯下一塞,“腾”地飞了起来。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另外一帮弟兄们高呼着“打倒小叮咚”的口号跟着小B乘着扫把飞向了小叮咚。只见他们排成了人字行越飞越高越飞越高,飞过了小叮咚的头顶,飞向了云的那一端,化成了一颗颗耀眼的闪光,不见了。

小叮咚看着闪光的云端,流下了一滴汗。

我正张着嘴巴不知所措,突然发现小叮咚将视线转回了地面,竟正和我的视线交在了一点。我能感觉到我的脸正在灼烧。我握紧了手中的扫把,回过头大喊:“我们和他拼了!”

一阵暖风吹过,带走几片树叶。我打了一个冷颤。

人……人呢!

汗从我的额头狂飙出来,浇在炙热的校园里。

怎么办……难道我要单枪匹马和眼前这个巨无霸决斗?

这时候,小叮咚迈开巨大的右脚,直向我踩来。

来不及了……我……就这么挂了?

我闭上了双眼,流出了两行鼻涕……

……
第二章

……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坐在北操场的一个角落,周围由于弥漫着一片白茫茫的大雾而看不清远处。气温变得十分的低,我不禁瑟瑟发抖起来。

怎么回事?小叮咚呢?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慢慢站起身,凭着感觉往前走着。

雾里湿气很重,不一会儿我的身上就沾满了小水珠,这里一颗这里一颗这里一颗……

怎么那么安静?在可视度只有十米的校园里,我听不到一点声音,四周只有浓重的雾霭和死一般的寂静。

好不容易摸回了六楼的寝室,整个人已经湿透了。猛地我发现寝室的门竟然没有关,我用颤抖的双手轻轻推开了寝室的门。接着,我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天……天哪!

一只猴子正坐在我的电脑前看A片……

我立即下意识的看了看寝室的其他床铺,只见室友们都正睡得酣畅,一点反应也没有。

猴子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转回头看A片,一只手朝我这边挥了挥,好像是在说:“哥们儿,来一起看!”

我慌了手脚,抄起墙角的扫把向那只猴子挥去。

就在扫把即将砍中那猴子天灵盖的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我动不了了。我的全身僵直在空气里,像被严严实实地活埋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那只猴子关掉了A片,爬到了椅子上咯咯咯地笑了一声,然后露出了严肃的神情。紧接着我看见它的嘴唇在动,同时听见了太监的声音:

“你知道吗?我是一条美人鱼。”

别开玩笑了……可是我说不出话来……

猴子停了半宿,挠了挠肚脐咧开了嘴继续说:

“我骗你的。其实我是一只猴子。”

废话!只是……猴子也喜欢说冷笑话?

我想揍它,可惜我不能动。

说完,那只猴子从屁眼里拽出一只手机,放在桌上,说道:

“我想你会用到它的,再见!”

话音未落,它就跳下了椅子,冲出阳台,噌噌噌一个三段跳,在淡淡的月光下空翻了出去。然后是“啊!”的一声惨叫和一声闷响。

一切归于平静。

突然,我身子一歪,下巴使劲地往地上磕了下去。妈的,能动了也不给个信号!

我爬起来跑到阳台往下一看,只能看见楼下一大滩红色的液体……

我挤按了下睛明穴,一定是做梦吧。嗯,回到床上继续睡觉就不会有事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床,什么也没想就睡熟了。

等我醒来时,几个室友已经起床了。忽然我瞄见了来窜寝室的小B,一下就火了,坐起来就骂:

“你他妈的还有脸回来!”

小B似乎没有听清楚:“……你醒了啊……你刚才说什么?”

“昨天你没有看到我们牺牲了多少弟兄吗!你竟然带着一群傻逼溜掉了!你还是个男人吗!”

小B露出一脸茫然,看了看其他人说:“他没事吧?”

“你他妈还装蒜!”我从上铺跳了下来,冲小B的右脸就是一拳。只见它顺着我拳头的方向转了720度后“轰”的一声狠狠地嵌进了墙壁上,吐了一大口血,不动了。

室友急忙把我架住,冲我吼道“你他妈疯了啊!说什么胡话!”

这个时候,一阵尖锐的铃声切断了所有的声响。

大家的目光都循着音源落到了我的桌上。

一只大便状的手机正在边震动边发出刺耳的响声。

怎么会?……难道,昨晚看见的不是梦?

我顺手拿起了手机,按下了绿色的按钮。

突然,一阵海豚音迅速冲破我的耳膜直贯大脑。瞬间我便失去了知觉……

……
第三章

……

冥冥之中,我听见了响亮而又熟悉的声音再对我说:“少年啊,拿起你手中的手机,向着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前进吧!”

是猴子的声音……

猛的,我睁开了眼睛,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揉了揉眼睛,只见小叮咚的巨大的右脚即将踩向我的头顶。我手中紧握的手机不断唱着「少年先锋队队歌」,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手机……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来不及多想,我下意识的将手机伸向了小叮咚的脚底。突然,从手机里伸出了两只毛茸茸的手,直向小叮咚的脚底挠去。

“好痒啊好痒啊好痒啊哎哟哟!”小叮咚边叫着边摔倒了。把校园震出了一道大裂谷,很多在边上看戏的麻雀都掉下去摔死了。

小叮咚痛苦地倒在了地上,眼角疼得流出了一滴眼泪。(不过据有人传,他是开心得流出了眼泪。)

我愣了半天,什么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坨屎,砸在了我的身边,差点溅了我一身。我刚想把它踩个稀巴烂,里面钻出了一个大头。

“仔……仔仔……”我用了半晌叫出了这个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找到你了!事情是这样的!锵锵锵锵锵锵!

“我早上一听说你要和小叮咚决斗我就下了一只咸鸭蛋来孵,孵啊孵啊孵了半天结果里面是只马铃薯我只好继续孵啊孵啊孵,在孵出牙刷吸尘器大闸蟹之后在傍晚终于孵出了一只咸鸭子我就骑着咸鸭子从女生宿舍飞了过来,在飞到上空的时候那只死鸭子竟然不肯下来我就用鞭子抽他用屁股碾他,碾啊碾啊碾出一坨屎来我想反正他不肯下来我就乘着这坨屎下来好了,于是我就钻进了那坨屎里跳了下来不过掉在地上真的好痛……”

还没说完她就脑袋一歪,吐出了长长的舌头。我看了一下,上面长了两只蘑菇。

我摸了摸仔仔的头,站起身来,眼中荡漾着泪珠子。我冲着挣扎着却起也起不来的小叮咚说:“我要报仇!我要替芋艿学长报仇!我要替仔仔报仇!我要为千千万万弟兄们报仇!”

突然我的后脑勺被硬物狠狠地砸了一记,低头一看是一只女式拖鞋,上面绣着一朵华丽的菊花……

“他喵的谁说老娘挂了!”只见仔仔从那坨屎里一跃而出如出水芙蓉绽放在夕阳的余辉里,光芒四射。

我惊喜地流出了一口口水。

“那么,让我们一起把这个怪物给解决了吧!”我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蠕动的小叮咚说。

这时,手中那只手机里传来了屁的味道,弥漫在我和仔仔的身边。

很快,小叮咚就被屁包围了,只见他挣扎了一下,扭动了几下臀部,然后一阵抽搐,不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和仔仔赶紧捂住了屁眼,屏住呼吸。

这时候手机里又传出了猴子的声音:“快撒盐快撒盐哟!”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凝重地望了仔仔一眼。仔仔脸一红,闭上了眼睛:“如果是嘎嘎的话,可以哟!”

……嘎嘎是谁?

来不及多想,我迅速抱起了仔仔绕着操场飞奔了13圈,然后跑回奄奄一息的小叮咚旁把仔仔插在一边一甩头,那汗水就像消防栓的水柱喷射在了小叮咚的身上。

“啊——”的一声,小叮咚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泛起了一阵潮红。

“不行了!啊!我要丢了!”只见小叮咚又开始不住地蠕动,抽搐。那皮,脱了一层又一层啊一层又一层。

我和仔仔没事干就开始数皮,数啊数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等我们一觉醒来,小叮咚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身边却多了一幢高耸的堆积物——一个九层楼高的立方体。

那……那就是小叮咚的皮?我……我还以为那是我们的图书馆呢……

我和仔仔终于松了一口气,作为祖国花骨朵的我们最终还是战胜了邪恶,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那只救了我一命的手机却像丢在了梦境,怎么也找不到了。还有那只给我手机的猴子,到底是不是只是一个梦呢?

谁也不知道答案。

后来,仔仔坐着她孵出的烧鸡飞到嘎嘎家去玩了(当然,我还是不知道嘎嘎是谁。有人说那是仔仔的青梅竹马,也有人说是仔仔养的仙人掌,还有些人说是那只烧鸡的爸爸……),小B也和那帮弟兄们坐着扫把回来了。

据小B他们事后解释,当时他们飞向小叮咚的时候有一个听上去像是G罩杯长得像的芙蓉姐姐的御姐声音在远处召唤他们,于是他们怀着普度众生的大慈悲胸怀飞到了月亮上发现原来只是一只母猴子在背小学课文「狼牙山五壮士」,他们想用扫把把她砍死没想到那只母猴子用太极拳把他们的武器全部没收了,结果他们屈服在了母猴子的淫威之下只好答应了喂她吃香蕉陪她看流星雨……

再后来,一个美丽的传说开始在人间流传了开去。

这个传说是这么说的:从前,有个人长得很像多拉A梦的人跑到理工做老师了。

你,认识他吗?

Fin(全文完)

谢谢观赏!

2005-08-14,2005-08-16,2005-08-23,2005-08-26,2005-08-31。

夜魇饕餮鬼迷藏

夜魘饕餮鬼迷藏

即使是像东京这样繁华的城市,夜晚也是不能玩捉迷藏的。如果在晚上玩捉迷藏的话,会被鬼捉去的。——摘自柳田国男「山的人生」

■简介 | Intro

「カクレンボ(Kakurenbo)」,由Yamatoworks两人独立制作的OVA,2005年6月30日在全日本发售,好评如潮。

片子讲述了在一条阴暗的街道里,八个孩子玩禁忌的“捉迷藏”游戏的故事。

■故事 | Story

阴暗的街道。荒废,浑沌的街中出现的时空间隙。

胡同是灯火通明的时候,对面却是一个只有孩子们才能进入的世界。

孩子们知道,在那里有一个快乐的却被禁止的游戏——与称作“鬼”的异形们玩的“男人的游戏”,那就是“捉迷藏”。而且,每次“捉迷藏”的时候,进去的孩子们都会一个接一个的在建筑物里离奇消失。

为了寻找失踪妹妹的少年ヒコラ,ヤイマオ,打算揭露鬼的真面目的三人组的ノシガ,タチジ,スク,奇怪的双胞胎兄弟インム,ヤンク,以及唯一的一个女孩子八个人一起加入了“捉迷藏”的游戏。

这个游戏中,惊人的事实将慢慢浮上水面。

■人物 | Character

ヒコラ(Hikora)


ヤイマオ(Yaimao)


ノシガ(Noshiga)


タチジ(Tachiji)


スク(Suku)


ヤンク(Yanku)


インム(Inmu)


ソリンチャ(Sorincha)

■怪物 | Monsters

怪兽图


子取鬼


肝取鬼


油取鬼


血取鬼

■制作 | Staff

制作:Yamatoworks
原案・脚本・監督・絵コンテ・演出・CGI・編集:森田修平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世界観设定・レイアウト・美術:桟敷大祐
脚本:黒史郎
音楽:北里玲二

■配音 | Cast

ヒコラ:竹内顺子(「NARUTO」「デジモンフロンティア」)
ヤイマオ:植木诚(「テニスの王子様」「DEAR BOYS」)
女の子:铃木真仁(「レジェンズ」「ワンピース」)
ノシガ:内藤玲(「テニスの王子様」「おじゃる丸」)
タチジ:石桥美佳(「游戯王デュエルモンスターズ」「それいけアンパンマン」)
スク:小林晃子(「マシュマロ通信」「Get Ride! アムドライバー」)

■简评 | Review

很短,却很好看很过瘾。情节虽然不甚复杂但很有张力。世界观是机械风+古代风,阴暗的鬼的世界。Yamatoworks的两个人森田修平和桟敷大祐都是神风动画的前主力,3D作画能力毋庸置疑。其他元素都十分饱满,若以十分评价,足以拿下九分。

飞棍(Rods):未公开的UFO档案

飞棍(Rods):未公开的UFO档案

昆虫?它拥有160公里的飞行时速,足以让任何飞行生物望尘莫及。飞行器?它拥有扑动的翅膀和惊人的智能,没有任何飞行器可以与之抗衡。

飞棍,又称天竿鱼(源自这种生物的英文名称“Rods”或“Flying Rods”及日本不明生物学家并木伸一郎建议的名称“Skyfish”),是地球上一种未知的飞行物体或生物,速度非常快,肉眼不能看见,只能以照相机或摄录机来捕捉其行踪。飞棍是于1994年3月在美国首度被发现的,当时一名摄影师整理影片时,无意中发现这种东西在片段内高速略过。之后世界各地均有人以照相机拍到飞棍,可以知道飞棍在地球上无处不在。又有人发现洞穴的壁画中,有一些东西和现时拍到的飞棍颇为相似,认为人类在多年前早已知道飞棍的存在。由于现在没有任何飞棍的实体给人们捕捉得到,且没有人看过它们的尸首残骸,因此人们对飞棍的认识仍然非常少。飞棍不单止在欧美国家出现,近年在东亚地区亦开始有相关的报导,都是在摄录画面中被发现的。

命名“飞棍”

早在1994年,美国独立电视制片人朱斯·伊斯加米拉(Jose Escamilla)就在新墨西哥州罗兹威尔以南拍摄到这种神秘物体,那里恰巧是世界上最早发现飞碟的地方。

朱斯在拍摄的录像带上,发现有些不寻常的东西飞过天空。最初朱斯以为是飞鸟,但经研究发现,这些东西与张赫宾和王琳后来所拍摄到的物体十分接近,是圆柱状物体,飞行速度非常快,如果不是借助摄像机所拍摄的画面,肉眼根本看不见。朱斯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未知的物种,将它命名为“飞棍”(Rods)。

为证实自己的看法,朱斯求教于科学家们。虽然他用摄像机捕捉到飞棍,但由于目前尚未有人找到飞棍的活体或尸体,人们对于它的构造等一无所知,科学家们也无法做出进一步解释。

美国生物学家山德森说,“我非常想知道它们究竟是什么,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个现象值得我们全力以赴深入研究,解开谜团。”

无所不在

20多年前,美国华盛顿特区史密森氏学会的昆虫学家欧文对巴拿马地区某一树种的19棵树喷洒了杀虫剂,并计算落下来的昆虫种类。如果其他树种上寄居的昆虫物种数量与此相当,他估计全世界仅昆虫就可能超过3000万种。因此不排除飞棍是一种人类未知的昆虫。

朱斯陆续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关于神秘物体的录像带,包括墨西哥、加拿大、日本、韩国及欧洲大陆的一些国家。经归纳发现,飞棍几乎无处不在,不论天空、大海,还是树丛、室内都曾出现它的身影。此外,各飞棍身长相差很大,从10厘米到30多米不等。

更令人震惊的是,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有人用红外线摄像机拍摄到了这种物体。朱斯将美国人詹姆斯1958年拍摄的飞棍画面和自己所拍画面进行比对,发现两个物体完全相同!他还发现,“凡是有飞碟活动的地方就能发现Rods,UFO还是一个谜,Rods也是。”

智能物体

拍摄地是墨西哥的一个深1500米的山谷。由于山谷里栖息了很多燕子,因此称燕子谷。这里聚集了一些特技跳伞爱好者,马克·李奇专门负责拍摄运动员的特技动作。

马克在拍摄时就发现了这些物体,但他当时认为是燕子。但几周后当他重看这些画面时,发现那是一种未知的东西。“我不确定它们的大小,有时看起来很大,有时又很小。后来我又多次拍到它们。它们不像是现在已知的任何物种,它们到底是什么?”

通过画面,我们可以清楚地辨别出飞棍与燕子及昆虫之间的区别。而在其中一组画面里,我们可以看见飞棍在刻意避开跳伞者,避免与他们接触,这说明飞棍是有智力的。

高速飞行

1990年,职业摄影师托姆在瑞典桑德维尔拍摄瑞军坦克,它3秒钟可开炮8次。画面中,弹壳还未着地,飞棍就已从画面的一端飞到另一端。朱斯推测飞棍时速至少有160公里。

在目前已知昆虫中,飞行最快的是天蛾,最高时速可达53.6公里。就目前我们所知,自然界中的昆虫无法达到飞棍速度。而鸟类中飞行最快的蜂鸟时速最高为113公里,也无法与飞棍相比。

2002年11月,美国摄影记者莫利在拍摄气象新闻时发现一个不明物体。莫利回忆说,他当时并未注意到这个快速飞越天空的物体。经专家鉴定,这些画面并非出于伪造。这个不明物体没有发光,不像飞机或导弹,雷达也没有发现它的踪迹。电视台将录像带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希望他们能寻找到答案。

人工智能?

美国一位摄影爱好者拍摄到较为清晰的飞棍外部形态。朱斯用动画模拟了飞棍的飞行特征:在飞行中飞棍躯体僵硬,完全靠翼的剧烈振动来使自己的身体飞行。

显然,飞棍的飞行方式与目前人类所有的飞行器完全不同。经过漫长探索,人类在上世纪初终于发明了飞行器,但目前为止,人类所有的飞行器都是固定翼和旋转翼,它们是靠涡轮或喷气来使飞行器升空、飞行。而自然界中的鸟类和昆虫是靠自己翅膀扑动所产生的动力来实现飞行的。

人类也曾梦想制造类似鸟类的扑翼类飞行器。早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画家达·芬奇就绘制出扑翼类飞行器的草稿图,但他的梦想仅限于图纸。

上个世纪90年代,人们发明出一种扑翼类实验飞行器,但很不成熟,不能在空中自由翱翔,更不能与飞棍那样转瞬即逝的速度相比。这证明飞棍不可能是人类制造的扑翼类飞行器。

未解之谜

飞棍如果是自然界中一种生物,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发现它的活体或尸体?飞棍的飞行时速为160公里,而自然界中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达到这种速度。如果自然界中确实存在这种生物,电影胶片早在110年前就已经出现,照相技术则更早,为什么我们在电影胶片和照片中,都没有找到关于飞棍的记录?只有上世纪50年代开始,人们在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中,才能见到飞棍的身影?

如果飞棍是一种飞行器,它在无人操纵的条件下,却能自由规避前方障碍物,这又将怎样解释呢?在我们人类所有发明出来的飞行器中,从来没有一个如此小的飞行器能拥有如此之高的智能。

飞棍究竟是什么?会不会是来自外太空的高智能飞行器?至今,还没人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以上内容转摘自Wikipedia和央视《探索·发现》栏目。

那么人们究竟是如何看待这一UFO呢?http://www.flyingrods.com网站做了调查,在六万多人中有73.6%的人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15%的人认为飞棍是一种尚未被发现的昆虫;只有不到5%的人愿意相信这是超自然系的。

那么,最新的调查又是怎么样的呢?

有人提出,所谓的飞棍其实只是一种光学假象。这种假象欺骗不了人的眼睛,但是却能欺骗摄像设备。由于摄像设备本身的取像频率较慢,使它们并不能很忠实的反映出所拍摄的图象,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光学假象。如果再加上长焦镜头进行远拍的话,可能飞棍还会变大。

而人的眼睛相对于摄像设备而言更加灵敏,所以,在我们眼里,那些只是普通飞虫。但是到了相对不灵敏的设备里,它们就成了一根“棍”。事实上,很多快速飞行的东西都能被拍成棍状生物……这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人眼看不到“飞棍”。

请看如下例子:
1.这是相机拍到的灯光下的小飞虫

2.当我们把镜头拉近……

3.现在它们都是“棍”了

4.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几种典型的“飞棍”

所以,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拍摄到“飞棍”。

至此,大家可以明白了,所谓的飞棍只不过是光学设备的恶作剧而已,这个理论在目前被认为是最科学的解释。然而不管你相信与否,关于“飞棍”的话题还在继续进行……

*以上图文内容转译自http://www.roswellro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