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收割鸡

发现上一次和S.H.E.去苏州玩竟然没有写日志,真是不科学……也罢,毕竟上一次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相机也不太行,照片也不太行……这次住在金鸡湖,虽然离市区有点远,但是好歹也距离诚品比较近,只是时间不够只逛了半天……

制定了游玩计划,似乎和上一次去差不多,不外乎拙政园、留园、狮子林这类园林再加上虎丘和寒山寺,不过这次还加了一个网红点:西园戒幢律寺(西园寺)。

西园寺始建于元代至元年间,大约是十三世纪下半叶,不过毁于清代火灾,在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才完成重建。寺庙本身建筑实属一般,但因为是苏州唯一一座在文革中完整幸存的寺庙,所以也算是小有名气。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在寺庙外老远的地方就能看见背着布包包的老阿姨成群结队意气风发地往寺院赶,当时还觉得挺奇怪,明明是网红景点,为什么有这么多老阿姨呢?结果到了里面才知道他们都是来抢素包的,一买买几十个的那种……相比之下,年轻游客反而寥寥无几,来了也大多是带着一大袋猫粮蹲在一旁撸猫,一撸撸到关门……嗯无论是老阿姨还是年轻人都很令人迷惑……

佛祖:你们也看看我好伐?


西园寺外的御赐楼牌,建于清朝光绪年间,横额「敕赐西园戒幢律寺」由清末官员盛宣怀题写


西园寺里的鱼梆和云板


寺院里大概有十多只猫吧,撸猫爱好者的天堂,啊不能说天堂……就圣地吧……


西园寺的素面确实很好吃,料足入味,有我最爱的烤麸!


素包也很好吃……此为一边吃素包一边苦练亚洲蹲的我……

接下来就是热门景点了,不过说实话,园林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容易腻。从刚进第一个园林时扑面而来的新鲜感到盯着地图盘算着如何用最短的线路走完整个园子,中间大概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水榭曲桥,假山假岩,亭台楼阁,游人如织,再加上铺天盖地的绿色和偶尔弹出的花束。

狮子林的假山是一绝,常常钻进一个不足方圆50平米的假山,十几分钟才能绕出来,实在可见古人们在打发时间消磨生命上的良苦用心,无论如何活泼开朗的人在走完一座假山之后都会意志消沉到只想顺势跳入边上的池塘里。

相比之下,虎丘和寒山寺要显得友好很多,尤其是虎丘,有山有水,有石有塔,但也不用爬很多台阶,慢悠悠逛两个小时。

这次来寒山寺,无心插柳遇到了几株樱花满开,查了一下,可能是1994年日本友人种下的樱花之一(来源)。走进院子里,满开的樱花啪一下劈头盖脸而来,着实让人有些招架不住。粉白的花瓣镶嵌在绵延的灰瓦之间,让视野多了一分俏皮之势,怎么看都不会腻。果然,樱花还是要和建筑搭配起来才会好看……之前去山里看樱花真的有点莫名其妙……

嘛,游记就是这样了。看图吧。


园林真的看腻了,拙政园高处含苞待放的泡桐倒是更加赏心悦目……


甚至连狮子林里的窗格都比园林有意思,话说苏州园林的窗格还算是一个特色,出了很多周边……


留园里的桃花,造型拗得不错……


虎丘门口的环山河,虽然蛮漂亮的,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在坐船……


虎丘塔本人,又称云岩寺塔,始建于隋文帝仁寿九年(601),现存的虎丘塔建于后周乾佑八年至宋建隆二年(959―961)。由于地基原因,自明代起,虎丘塔就向西北倾斜,被称为「东方比萨斜塔」


颜真卿题字「虎丘剑池」


寒山寺普明宝塔边上的樱花树


另一个角度的樱花树


还是另一个角度的樱花树


去的时候钟楼没开,就和寒山钟苑里一口缩小版的钟合个影算了……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混凝土的游戏

趁着去苏州之前,去魔都逛了两个展,一个是刚刚开幕的安藤忠雄展「挑战」,另一个是某人非要看的游戏展「游戏的人」。安藤忠雄展仅是上海就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是明珠美术馆的「引领」(日志在此),不过相比起来,这次在复星艺术中心的个展相对来说更加全面和完整,算是安藤忠雄集大成的总览,可以说看完这个展,跟他有关的任何东西就可以不用再看了(不是)……至于展厅里复刻(得不咋样)的「光之教堂」和「水之教堂」嘛,真的就……尤其是水之教堂……嗯……何必呢……

游戏展也是一个挺无聊的坑,摆一堆盗版街机就不说了,还在大厅放了偌大一个海洋球区域是想要干嘛?营造一种脚臭的游戏氛围?……好吧,也就只能拍拍照了。


安藤忠雄展里几乎他所有设计的建筑都展出了微缩模型、照片、影像、概念图和文字材料等


即便是正在施工的作品也都涵盖无遗


三楼展厅入口,也是安藤忠雄标志性的混凝土


「游戏的人」某一展区,复古PC游戏试玩,加了四面大玻璃和霓虹灯就不像网吧了嗯


「游戏的人」入口的错位拼字其实还是挺有创意的


FC游戏试玩,支持双打。没错游戏机是小霸王,卡带是N合1的盗版卡带……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虎哮梅飞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来到,梅飞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里找,爬了两遍才看着……嗯,一首无聊的打油诗揭开了这篇日志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这么多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只好和老妈再去省城转转。

虽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总还是能找到没去过的地方,比如西湖西边的群山,明明占据了西湖风景区七成以上的面积,但是却仿佛后宫独守空床100年的嫔妃无人问津。即便是春节假期,游客也永远之只想着如何把断桥踩塌。从虎跑路北上的时候还被超长的车队紧张了一下,难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机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结果下了车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动物园看动物的……大过节的,为什么要和动物过不去?

进入虎跑公园,人声就消失了。虎跑径两侧的水杉参天入溪,一层一层过滤掉外界的纷扰,让人一步一步进入梦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队打泉水的大爷大妈和跟风群众才让这个景区突然有了一丝世俗的气氛。正所谓「道人不惜阶前水,借与匏樽自在尝」(苏轼),在这里,你是可以触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续的传统的,哪怕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来有些荒谬,和「匏樽」差远了。打听了一下,现在开始排队距离打到泉水至少要一个小时。突然感觉,时间在这些大爷大妈的世界里似乎是凝固的,亦或,这是他们对抗时间的一种方式吧:可恶的时间哟,我为什么非要追着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说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边打水的胜景,虎跑泉本身就显得有些可怜了,被喧宾夺主之后落寞躺在一处建筑里的玻璃井下,纵使「虎跑泉」几个苍劲有力而濒临腐烂的题字也没办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来,实在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倒也不至于)。

剩下的时间被更西侧的两个景点云栖竹径和九溪烟树瓜分,期间还下了一场午后雷阵雨,让人怀疑现在究竟是春节还是盛夏。相对来说,这两个地方就没有虎跑公园让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着墨过多了,虽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结果发现车流全部是开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简单粗暴的梅花。本来想着无聊的人不会太多,但结果还是被震慑到了。好在超山够大,如果只是单纯想拍梅花的话,随便找一个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称为江南三大探梅胜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国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这两颗古梅都在那里附近。但是当天实在是游客太多,光是进景区就排了十分钟队,实在对于密集人类恐惧症患者来说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会儿就被劝退了。

嘛,直接上图吧。


虎跑公园韩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后山上的石雕「梦虎」,后面躺着的是性空法师。话说前面好像忘记说虎跑泉的来历了。有一日性空法师在梦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岳衡山有童子泉,当遣二虎移来。第二天果然看见两只老虎刨地作穴,结果真有泉水涌出。虎跑梦泉由此得名。(来源


虎跑径和路边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边,也无人打扰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铺天盖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点缀在绿色之间


继续是铺天盖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