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饰柴又的时光机(东京都)

东京都很大,大到可以分为中心23区和周边26个市和13个町及村,其中还包括了距离东京都分别有111公里和1000公里开外的伊豆诸岛和小笠原诸岛。由于时间关系,这次打算就在东京都23区逛逛,本来以为无非就是逛街看展吃吃喝喝,但是无意中发现其实就算是东京都中心区也能找到一些值得去的地方,比如葛饰区。

一、柴又时光机

葛饰区以山田洋次系列电影《寅次郎的故事(男はつらいよ)》和超长寿漫画《乌龙派出所(こちら葛飾区亀有公園前派出所)》取景地而闻名,前者描绘了葛饰区日本下町「柴又」街道的原风景,而后者则描述了「龟有」街道的日常。由于畏惧奇怪的画风,一直对《乌龙派出所》提不起兴趣,因此这次还是把主要的行程放在了柴又街道。

柴又街道不大,主要的景点也比较集中,从柴又站下车之后沿着参道可以一直走到柴又帝释天(柴又帝釈天)。参道两边有很多餐饮老铺,也有保留了昭和风味的粗点心店,人潮涌动。从柴又帝释天出来继续向东走5分钟就能到达江户川畔,这里的矢切渡口(矢切の渡し)和柴又帝释天及其周边一同被列入日本环境省评选的「日本音风景百选」之一,又在2018年入选为文化厅的日本「重要文化景观」,成为「风景国宝」之一。除了寺院和自然风光,柴又街道还有非常多的展示区域,包括「寅次郎纪念馆」、「山田洋次博物馆」和日式庭院、点心铺「山本亭」,而且也都十分集中。

这一天的时间除了在柴又帝释天出的参道吃吃喝喝,以及在展示区域参观之后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江户川畔。特别喜欢柴又的江户川畔,跟之前在京都鸭川散步的感觉很像,只是这里的人行堤坝更高,堤坝到河川的绿地更广阔,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公园和棒球场。走在堤坝上,和煦的阳光拉长了影子,川流不息的河面泛着粼粼波光,倒映着新葛饰桥,也倒映着球场上青春的身影。

柴又,就像是凝固了时光的小街道,古老却又不失繁华,静静地揉在冬日的阳光里。偶尔有风吹过,耳边仿佛响起了如流的岁月,泛黄的歌。


从柴又站出来往柴又帝释天参道走的路上会经过一家粗点心店「柴又ハイカラ横丁」,楼上还有个玩具博物馆,满满的昭和感


从参道看柴又帝释天,参道两边有非常多的小吃杂货和饮食店,人潮涌动十分热闹


江户川畔的矢切渡口(矢切の渡し)是江户时代初期江户幕府为当地居民设置的利根川水系15个渡口之一,现在是江户川上唯一现存的渡船


矢切渡口的栈桥,就这么摇摇欲坠,很难想象现在依然在运行


山本亭里的松树和防积雪的雪吊。话说,这里的庭院常年位列美国双月刊《日本庭园杂志》日本庭院Top 5,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从柴又街道沿江户川往北漫步还是十分惬意的,这里的人行堤坝特别高,可以看到岸边的棒球场。远处浅绿色的大桥是新葛饰桥,近处像是戴了女巫帽的建筑是有名的金町净水场取水塔。金町净水场竣工于1926年,是当时东京都水道局为了改善东京饮用水水质建设的净水厂,在1985年被厚生劳动省评为日本「近代水道百选」之一


柴又帝释天的木制正门「二天门」,建于1896年,上面还有很多木雕。由于是新年,上面还挂了一个注连饰(注連飾り)


「重要文化景观」组成部分,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日本庭园——「山本亭」,可以在大正风格的日式建筑里吃甜点晒太阳看庭院


寅次郎纪念馆还是挺值得一去的展示馆,里面复原了很多《寅次郎的故事》的拍摄现场,同时也展示了昭和时代的柴又


这是一个室内的场景,上面的摆设很有时代风貌


列车的场景,行李架上的行李也很复古


昭和黄包车上的瓦力……


来一个定番之外的景点,位于葛饰区北部的闸门桥,建于1909年,距离柴又街道还有一些距离,因为觉得雕像挺有意思,而且作为东京都内唯一残存的砖石拱桥被列为日本近代土木遗产所以还是特地去看了一下。从柴又街道沿江户川一路往北,来到金町就可以搭公车直达,车程10来分钟

二、柴又美食

最后把美食单独拎出来说,是因为柴又这个不大的街区汇聚了很多值得一试的小吃和餐饮店,如果打算在这里泡一天的话,还是有很多不错的选择。就拿柴又帝释天参道来说,光是柴又名物草团子就有「高木屋」、「吉野家」、「大和家」、「龟家本铺」和「とらや」五家,其中大和家和とらや还有可以吃正餐的地方。所谓草团子就是加了魁蒿汁的糯米团子,魁蒿和艾草同属于菊科蒿属植物,所以跟国内的青团差不多。除了草团子之外,柴又帝释天参道的日式点心店「い志い」也有极高的评价,另外,创始于1805年的关东葛饼始祖店「船桥屋」在参道也有一家分店,如果没有吃过江东区的龟户天神本店的话也可以在这里尝试一下。由于参道一带是《寅次郎的故事》拍摄地,很多店家都打着影片取景地的招牌,也大多保留了昭和时代的风貌,就是冲着复古的店铺也很值得一逛。

当然,如果想尝试一下庶民小吃之外的东西,距离参道不远的主打鳗鱼饭的「川千家」和主打那不勒斯披萨的「Pizzeria luna e Dolce」也有着极高的评价!


柴又帝释天参道的日式点心老铺「い志い」,在1862创立初期只是一家和服店,但是为客人提供的茶点和酱菜备受好评,战后慢慢转型成点心铺


柴又帝释天参道上的「吉野家」可不是那个牛肉饭连锁店,这里主打柴又名物草团子,相比其他家,他们家的草团子个头比较大,魁蒿味最浓


创始于1805年的关东葛饼始祖店「船桥屋」,虽然不是本店,不过也可以尝一尝


位于寅次郎纪念馆附近的「山本亭」,主打抹茶配练切果子,当然最重要的是边吃点心边看庭院啦

最后送上柴又街道的美食评分,除了山本亭之外全部位于参道附近,而且评分都比较高!

吉野家(草团子)
Tabelog: 3.63
Google Maps: 4.4

高木屋老舗(草团子)
Tabelog: 3.58
Google Maps: 4.0

亀家本舗(草团子)
Tabelog: 3.27
Google Maps: 3.9

大和家(草团子、天妇罗套餐)
Tabelog: 3.48
Google Maps: 3.9

とらや(草团子、中华料理套餐)
Tabelog: 3.46
Google Maps: 3.9

い志い(和果子)
Tabelog: 3.74
Google Maps: 4.1

船橋屋(葛饼)
Tabelog: 3.07
Google Maps: 4.0

川千家(鳗鱼饭)
Tabelog: 3.57
Google Maps: 3.9

Pizzeria luna e Dolce(那不勒斯披萨)
Tabelog: 3.51
Google Maps: 4.1

山本亭(抹茶)
Tabelog: 3.27
Google Maps: 4.2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东京跨年——狂欢和狐火

作为大都市恐惧症重度患者,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来到东京跨年,但是既然做了这个决定也来不及光速跑回去捅死自己,只能提前做好心理建设,时刻准备着在聒噪的灯红酒绿里找一个安全的小角落头……

在东京跨年,定番一定是涩谷的倒计时,虽然对于社恐来说这种活动特别无聊,但是作为旁观者去记录一下人类的疯狂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日本的年三十还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逛的了。吃完晚饭,在酒店里睡到了11点,戴上耳罩围上围巾动身前往涩谷。由于交通管制,大家基本上都是坐到附近的明治神宫前再走路过来,一路上萧瑟的街景和成群结队的年轻人潮形成了一种很神奇的末世感。明明是前往一个激动澎湃的漩涡中央,却也不忘踩着包裹着自己的无形泡泡小心翼翼地走着。明明心中也有期待,脸上却又挂着扑克,就这么半推半就地在寒风中走到了光怪陆离的涩谷。

时间已经是11点半,涩谷的人潮比我预想得多了太多,以至于倒计时最中心的涩谷十字路口(Shibuya Scramble Crossing)已经完全封道。本来打算的在大盛堂书店的DHC Channel、Q-front的Q’s Eye和Magnet的109 Forum Vision三块倒计时牌的包围下迎接新年被迫改在了外围北部的Shibuya Modi前,仅靠一块Shibuya Television 3撑场的路口。尽管如此,这里的人潮也已经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稍稍晃动一下就能泼出水来。人们源源不断地从外面往里聚拢,所有人都在和着嘈杂的尖叫和震耳欲聋的动词大慈电音涌动着,等待着一个事实上没有任何意义的时间节点。

10、9、8、7、6、5、4、3、2、1……新年快乐!现场宛如火山爆发现场,每个人都往外迸射着全身的能量,连耳膜都发出了嗡嗡的声响。看了看表,决定再去王子稻荷神社,看看还能不能赶上王子狐行列

在东京都北区的王子一带,流传着一个传说,在每年的大年三十,来自各地的狐狸都会在王子的一颗巨大朴树(一说为松树)下集合,整装打扮之后前往王子稻荷神社祈求登上官位。每到那个时候,沿路就能看到壮观的狐火(类似于鬼火的一种),附近的村民甚至靠数狐火的数目来预测占卜来年的收成和凶吉,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浮世绘名家歌川广重的《名所江户百景》中也有「王子装束ゑの木 大晦日の狐火」的画作记载(来源)。1993年,王子的人们根据歌川广重的画作,开启了打扮成狐狸去神社祭拜的新传统——王子狐行列,并一直延续到今天。如今,每年都有100多人报名参加王子狐行列,他们在年三十晚上十二点整,穿着传统服饰,手提灯笼,或是化成狐狸的妆容或是戴着狐狸面具,从据说是巨大朴树所在地的装束稻荷神社(王子稻荷神社的摄末社)出发一路游行至王子稻荷神社,吸引无数路人围观,也成为东京十分火爆的跨年活动之一。

由于涩谷距离王子太远,到达王子站的时候已经是快1点了。虽然行列已经结束,但好在整个活动从晚上9点一直持续到1点半,行列前后分别在装束稻荷神社和王子稻荷神社分别还有其他的仪式,所以赶紧赶到王子稻荷神社,看了神乐殿里的狐狸囃子(きつね囃子)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回了酒店。

时间已经是2点多,躺在床上,心里想着:那个似乎很遥远的2020年竟然就这么排山倒海地到来了。


11点半多,人潮停滞在了Shibuya Modi前,试着往涩谷十字路口走,但是道路完全被封,很多人都被打了回来


看来就只能在Shibuya Modi跨年了,不同于里面的三块倒计时大屏全部被可口可乐包揽,这里的大屏是大法一家独大……


凌晨1点,等赶到王子稻荷神社,王子狐行列刚刚结束,现场到处可以看见准备回家的狐狸们和一大批排队新年初诣的年轻人


参加完王子狐行列正在合影留念的狐狸们……


本来想着要走了,但是突然被远处的乐曲声吸引,到了神社后方的神乐殿才发现原来人全都聚集在这里看狐狸囃子(きつね囃子)


侧面的狐狸囃子


半夜的神乐殿前挤满了人,远处则是拜殿和排队的人潮


在王子稻荷神社遇到了一只工作人员老鼠啊不狐狸……不过他的妆真的不是按照老鼠来化的吗……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飞跃二〇一九

剪完了我的2019,撒花!话说,曾经有人怂恿过我拍视频,但每次出去旅游匆忙到连拍照片的时间都勉强够,怎么可能有时间好好拍视频素材呢……而且,就这么个破PPT一般的定点照片年终总结,我都花了整整一个礼拜才做完,要是剪视频我应该要剪到去世吧,总之,Vlog什么的我这辈子应该是不会碰的了!

Personal Rewind of 2018(Youtube源Bilibili源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