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战僵尸

今年第二个已经买好机票的日本行因为疫情再次泡汤,烦躁到裸奔。病急乱投医的我决定带老妈逛魔都解气,于是一场植物大战僵尸的桥段就这么拉开了帷幕。

没错,我们去了一趟辰山植物园,晒一晒初秋的阳光,看一看搞错季节不留神开花的樱花。不过,莲花池里的莲花再如何争奇斗艳,自带克苏鲁凝视的王莲再如何傲视群芳,都比不上各种向日葵黑黢黢的屁眼儿攻击,让人忍不住想要嗅一嗅(?)

由于是长假,植物园里不务正业地搞了很多舞台表演,吸引了一大堆尖叫狂奔的低龄生物,以至于在园区的某几个中心区域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建议绕外圈逛一逛,比如北美植物区或者澳洲植物区之类的,至少可以享受一个几乎没有游客、清净惬意的专属植物生殖器观赏环境,一不小心,就从上午逛到了下午。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就顺道去广富林遗址转了一下……但是这种人造景观实在是有点……嗯……本来是想拍文化展示馆的,但是无奈展馆内人实在太多,根本挤不进去,而外边天气也不好,拍出来略丑,于是匆匆逛了一下就撤退了,等哪一天再去补一个展馆吧。最后直接上图!


莲花和蜜蜂


看到人密恐的彼岸花——石蒜


这是……水稻吧?


热带植物园


一片花海中的……僵尸


修剪得很圆润的路边的一颗松树


在一块花园有点僵硬的僵尸


被植物包围的僵尸


换个场景,被迫来到广富林遗址营业的僵尸


广富林遗址夏禹古陶珍藏馆门口的僵尸……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再见天台山

上一次去天台县,应该是2006年初的时候,短短14年,一切记忆都已变得模糊。小小的村镇,路边的早点,叫做「糊拉汰」的小吃,唯一学会的一句天台话「劳贝,随江」。

今年的排骨精日,因为神婆的一句玩笑,地点从温州换到了天台。为了我们,裴还难能可贵地抛夫弃子,带着我们来到了已经变成民宿村的塔下村。晚上,我们在天台县城转了转,满街的霓虹让人倍感陌生,城市化进程像一阵狂风暴雨,摧枯拉朽地泯灭了脑海里仅存的回忆。

两天的时间里,穿越了雨中国清寺和暂时放晴的天台山大瀑布,又在室内球场活动了一下筋骨,总算让这个本来以排球赛为主角现在却在吃上不遗余力的节日至少有了一丝丝运动的痕迹。谁也记不清两天的时间里吃了多少个版本的「糊拉汰」,谁在乎呢?大家围坐在一起,感觉就算是吃屎也能开心地笑出声来(不是)。

九月十九号晚上,可能是为数不多我们能够真正在这个日子聚餐的日子,裴丝毫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收入差异一掷千金定了豪华包厢,令我们每一口都吃得胆战心惊,吃吧感觉根本无福消受,不吃吧那就便宜了别人。以至于大家酒足饭饱之后还不舍得离开,非要把没到场的老爷和朱朱视频连线各一次,尽管把手机放在转桌上绕场一周的时候有一种不知道什么暗黑招魂仪式的既视感,包括那些对此二人不甚熟悉的人一边满面笑容地跟屏幕挥手问好另一只手却仿佛在玩击鼓传花拼命转动餐桌试图让手机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也多少显得有些滑稽。说起来令人惊讶,我们之间的年龄跨度高达十年之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的话语中还是有一种逃不开的羁绊,笑颜总能洒满每一个人的脸上,溢出来了,还能不尴尬地接一把,当然,我们绝大多数时间是在拿集这一届排骨精日组委会主席、秘书长、策划、出纳、会计、通讯员、联络人为一身的裴开涮而已。

这一年的排骨精日比往年更多了一分凉意,雨中的国清寺似乎和14年前并无不同,只是细雨让颜色变得更加深沉静谧。雨后的大瀑布边,树木开始染上红黄二色静候秋风,而水帘洞里的我们却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夜晚,我们舍不得入眠,鸭鸭泡了一壶又一壶的白茶,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谈天说地,偶尔笑得喘不过气,但也怕惊动了村庄的沉寂。两天,我们从各地千里迢迢奔赴一起,轰轰烈烈地共度不到五十个小时再匆匆散去,如白驹过隙,又如丝如缕。明年,四散的线头又将再次穿起,期待再一次的继续,期待笑到肌无力。

再见天台山,再见「糊拉汰」,再见排骨精。


塔下村,我们住的民宿,大约是走复古风吧……


民宿大堂的拍摄还算有味,晚上我们就是在这张长桌上喝茶聊天


民宿三楼各种玻璃制成的吊灯还是挺好看的


国清寺门口的一排舍利塔


国清寺隋塔附近的碑纹


国清寺门口的隋代古刹字样和龙纹


进入国清寺大门,就可以看到两只汉白玉石狮子,是为了重建国清寺而专门从故宫运来的


国清寺的大雄宝殿是竖写,据说是皇帝特许的皇家寺院才有这种待遇


雨中的国清寺,雨中的石狮子


红色的烛火在一片黯淡的颜色中显得格外亮眼


远处的隋塔,国清寺唯一一件幸存的隋代建筑


天台山大瀑布山脚的位置,枫叶开始变黄


天台山大瀑布半山腰的位置,不知是因为虫害还是季节原因而枯红的松叶


在国清寺的合影


在国清寺山上的合影,后面远处的就是隋塔


奢侈的十六人排骨精日大餐


天台山大瀑布入口处的合影


天台山大瀑布下的合影


今年的蛋糕!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直到海的西边之恶魔与天堂

海西行的最后一篇游记,因为第三天的晚上住在西台一处工地里有一种夜行军的感觉,所以就把最后两天的行程放在一块儿写了……

一、茫崖市花土沟镇莫合尔布鲁克村艾肯泉

在花土沟镇吃了早饭,准备好装备就开始前往当时十分期待的网红景点艾肯泉,虽然领队蚂蚁说了这是一个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的景点,但大家还是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态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随着车子飞舞了一个小时的屁股,到达景区大门的时候已经超过开门时间八点半,路口已经排起了长队迟迟不见车辆进去,等到快九点队伍才挪到大门口,结果发现速度这么慢的锅在一位穿着高跟鞋的管理员大姐头上,她先是来到不知道挤成两列还是三列的车队前,被车主围着一辆一辆用纸笔登机,登记完了一定数量之后一路小跑到景区大门的栏杆边上蹭蹭爬上去然后哼哧哼哧用高跟鞋踩着栏杆的一端给车辆放行,完了之后继续跑下去登记……听领队说每次他过来都是这位高跟鞋大姐一个人在登记踩栏杆,很好奇她能拿到多少钱工资……

进入景区大门不远就是停车场,发现艾肯泉这个地方的别名还是挺多的,网上都叫恶魔之眼,也有叫柴达木之眼和大地之眼的,但是当地人好像叫天堂之眼,连停车场上的宣传语也是天堂之眼,所以天堂和地狱也没什么差别的感觉……总之就是什么之眼吧……抱着仅有一丝的期待我们走到了游客聚集的地方,然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告知这就是艾肯泉……蛤?蛤(拖长音)?

就是……一大片黄黄的红红的泥土地……然后被围起来的前方有一点点黄不拉几绿不溜丢的水源,不说的话我还以为哪个土里灌溉的水管漏水了……然后就超多人围着这个漏水现场兴高采烈地拍照,甚至还此起彼伏地有人群冲着漏水的地方呐喊,我一脸懵逼好奇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召唤仪式,结果说是喊得越大声泉眼潮吹得越高……蛤?蛤(拖长音)?

如果没有无人机,只是裸眼平视的话真的不要来这个景点,简直是莫名其妙,如果有无人机,那么拍出来的照片除了比网上的照片暗淡许多,其他也没有什么不同,更可笑的是在艾肯泉边上还被人用推土车推出了一个爱心许愿泉,走近一看里面竟然全部都是硬币……蛤?蛤(拖长音)?


这……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之眼……黄泥地里绿哇哇的泉水……真的特别丑


艾肯泉的后面就是一片红土黄土相间的贫瘠土地,原处则是一片丰沛的草原


半高的无人机视角……也没什么好看的,只有高空垂直往下拍才好看,但是网上都有,谁拍不都一样么……这里就不发图了,没意思……

二、茫崖市花土沟镇尕斯库勒湖(茫崖翡翠湖)

从让人一脸问号的艾肯泉出来,就是沿着国道G315一路向东直到格尔木市的返程之路了,第一站是大约50公里远的茫崖翡翠湖。茫崖翡翠湖原本是尕斯库勒湖的一部分,因干涸成干盐湖才和主湖分离,说实话这里的翡翠湖比大柴旦翡翠湖大概好看1800倍吧,一方面这里的翡翠湖区面积非常大,有被盐矿分隔成一块一块盐池的,也有连成一片的大湖,视野非常广阔,另一方面,这里的游客很少,随便走两步就能避开人群,非常适合拍照。

我们一开始停在了一处盐湖边,发现盐湖里有一条盐矿堆积而成的小道,眼看着团里的女生们都穿着拖鞋啪嗒啪嗒淌了过去,我怎么能落后呢?在盐湖边脱了鞋子和袜子,我兴高采烈地踩进了盐湖里……结果差点当场去世。这条盐矿堆积而成的小道也太硬了吧!这是钻石堆吧!还是尖头朝上的那种!短短100米的盐矿路我愣是以一种丧尸出笼的佝偻姿势亦步亦趋走了十分钟,每一步都要吱哇乱叫花枝乱颤个一分钟引得众人竞折腰。回到岸上,迫不及待地将经盐水浸泡后熠熠生辉的粘腻粉末从脚上冲掉,脚底铺满的无尽坑洞竟显得如此神圣而沧桑,让人不禁想马上含泪吃一锅鸡爪煲……


茫崖翡翠湖的颜色特别好看


每天的跳跃之茫崖翡翠湖版


这就是光脚走在盐矿上的炼狱证明,看起来好像很祥和的表情但其实已经没了……


这是在茫崖翡翠湖的另一段,这里的盐湖更加广阔,而且从中间一直到边上都有盐矿析出形成小路,不用脱鞋就可以走到湖中央

三、大柴旦行政委员会西台吉乃尔湖

从茫崖翡翠湖到西台吉乃尔湖大约有270多公里的路程,耗时将近4小时,国道G315的沿途依然是无尽的戈壁和雅丹地貌。临近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传说中的双色湖西台吉乃尔湖,但是这里同样也没有网上的颜色,湖两侧确实因为盐分的不同呈现出两种颜色,但无非就是一侧偏深蓝一侧偏浅绿一些,如果不是航拍的话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休息了一会儿,随着太阳逐渐下山,我们来到了西台吉乃尔湖边上的一个类似龙门客栈的地方——海西雅丹客栈。说是客栈,其实就是大漠的一个工区宿舍,一个简单的围墙里面堆着几个像集装箱一样的彩钢房,被分为客房、厕所和浴室。由于标房订完,我们住的是比较简陋的房间,推开房门拉开灯——没错是用绳子拉的灯,漫天飞舞嗡嗡嗡的蚊子差点没把我直接超度了,里面就是一个只能放得下两张铁床的局促空间,看起来跟电梯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不相信的各位可以网上搜一搜这个客栈,评价都挺写实的……

在边上可能是唯一能够吃东西的苍蝇馆子里吃完了晚饭,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陆续还有不少游客开车前来,却被告知没有房间了,连围墙内院子里的帐篷都已经搭满了,据说这是附近唯一的住处,实在是物以稀为贵,猪以胖为美(?)……由于不希望被蚊子念经抬棺,我硬着头皮去问老板娘要蚊香,结果她给我点了两根香,两根香……于是我在一间四个电梯大的房间里点起了两根香,蚊子在耳边嗡嗡嗡狂舞,烟雾在我身边缭绕,让人有一种在看什么蜜汁沉浸式艺术舞台表演的幻觉……还是去洗个澡吧……嘿,没想到吧,这儿居然还特么可以洗澡……当然和厕所一样,浴室也是公用的,锁了门之后可以独享两个大喷头,空间甚至比我住的房间还大,水量充沛还很热,竟然比在之前招待所的条件还好……

回到房间打开门差点被烟熏到晕厥,但是又怕开门通风会让蚊子预备役有可乘之机,所以最后选择开个门缝以免自己窒息,掀开堆满蚊子尸体的被子,关上灯,在呛鼻的烟熏之中我一边暗自祈祷自己第二天能够活着醒来一边很快沉沉入睡了……


西台吉乃尔湖靠东北一侧的湖水颜色较浅,但也不是特别好看的颜色,就还好


路的左侧靠东北,右侧靠西南,还是能看出颜色的差异,但是特别朴素,没有像网上那么梦幻


西台吉乃尔湖的落日,谢谢领队蚂蚁把我拍出了一蹦三尺高的效果……

四、大柴旦行政委员会乌素特水上雅丹地质公园

第二天早上醒来,随便吃了点干粮,我们就来到了不远处的水上雅丹,说实话,这个已经开发得比较成熟的景点比我预想中的好很多,虽然游客相应的也非常多。因为受益于浙江省的对口援建,水上雅丹对持浙江省身份证的游客是免费开放的,只需要买60元的接驳车费用即可,所以性价比又更高了一些。

虽然看了好几天的雅丹地貌,但是水上雅丹又是完全不一样的风貌,这里的雅丹地貌被鸦湖浸没,形成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景观,如果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坐船进到水上雅丹穿行,总体来说还是值得一去的,如果不要门票的话。


早上起来之后拍了一下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雅丹客栈……


水上雅丹的风景还是不错的


这里有湖水也有大漠戈壁,还有已经跳上瘾了的我……

五、格尔木市东台吉乃尔湖

本次旅程的最后一站,作为压轴登场的东台吉乃尔湖确实名不虚传,虽然和领队所说的6月份停车场只有两三辆车子相比现在的停车场大概停了500辆车吧,但是当你走进东台吉乃尔湖的盐滩时你会被这里的广阔无垠深深震撼到,光是从盐滩走向湖边大概就至少需要走个五分钟,何况沿着盐滩还可以一直往西走去,半个小时都不一定能够走完。我们下了车之后约定好两个小时的时间,本想着就一个破盐湖,都看了这么多天盐湖了这里还能有什么特别的,拍一拍顶多一个小时就可以回来了,结果玩了两个小时还意犹未尽。

虽然前几天也看过很多蒂芙尼蓝的盐湖,但是东台吉乃尔湖的湖水尤其透亮和广阔,远看湖水仿佛大海一般无限延伸,在地平线呈现出海天一色的景致,近看脚边是透可见低的湖水轻轻拍打着盐滩,发出如ASMR一般挠人的水声。往人少的地方多走两步,盐滩的颜色开始变得白净,看起来就像是白色沙滩一般,而且经湖水没过的盐矿竟然是柔软的,踩起来有点像电饭锅里浸泡在水里的米,当然我也是没有踩过电饭锅里的米啦……

来到一处浅滩,团里的女生吵着要航拍,便拿衣服垫着躺在了浅滩上,结果无人机一拍特别像刚刚打捞上来的溺亡女尸,果然网上的照片都是假的……

但马尔代夫青海分夫是真的。

恶魔之眼是假的,宛如天堂的东台吉乃尔湖是真的。


感觉这里盐滩上的盐可以吃一辈子了,虽然不能吃……


不仔细看的话,感觉就是一望无际的雪地嘛,虽然有点脏就是了,毕竟无数人踩过了


走了老半天的盐滩才走到湖边,这湖水的颜色也太不真实了吧!


往西走一段距离,盐滩的颜色就相对比较白了,这时再配上蒂芙尼蓝色的湖水,马尔代夫青海分夫无误了!


正在认真拍盐滩的我……


东台吉乃尔湖里的盐矿一点儿都不硬,冰凉凉软塌塌的会一直往下陷!

六、尾声

意犹未尽地离开东台吉乃尔湖,我们的旅程也即将结束。在格尔木吃完了最后一顿牦牛退骨肉之后,我们和领队蚂蚁拥抱道别。这一次跟团出游也颠覆了我之前对于跟团游的偏见,不推荐餐馆,不推荐购物,一路上蚂蚁除了长途跋涉之外还尽心尽责陪玩陪聊,耐心十足地给每一位团员航拍,带我们去没人知道的打卡点拍照,掏钱给我们买鲜枸杞,虽然团费应该都涵盖在内了,但是能碰到这种把团友当朋友嘘寒问暖有求必应的领队真的十分幸运,期待和川藏线吴秀波的下一次相遇。

海西之旅结束了,游记也啰里嗦终于要画上句号了,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超越这趟国内最西的旅程,往更西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嗯,结束撒花!


火星一号公路天团分别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